睡子时是一个梦想,它的样子像遥不可及的一朵云

1
铅笔的形状是四角的。
黑色裹漆的皮肤。
昏暗木质的纹理。
沿着年轮一圈一圈剥蚀而去的时候。
它静滞着从不叹息。
跌到地上断裂成残障人士的时候。
它也没有力气哭泣。
最后只余细细短短不盈一握一株尾巴。
它称自己作菁华。

2
我突然明白了结束的意义。
它来的时候是一种不容置疑的坚持。被毙
所有的眷恋在此时不留一分地死去。

你是一个顿号。
昵称。

3
我记得(1)

他教会了我抽烟的正确方式。
嫌呛的话,
嗖地吸一小口,
像倒抽口凉气一样的嗖,
长长地hold住,
等它转过五脏六腑的时间,
余烟淡薄地跑出来。
就对了。

用这样的方式我一下子就晕眩了。
脑袋和眼睛。
身体绵软。
高潮余韵的味道。
顿时觉得自己会上瘾。

然而也不见得。
欲言又止。

现在我的烟缸是一个竹制的小酒杯。
把烟头丢在里面怎么也熄不了。
像燃烧着的麦秸。
初夏的夜晚熏扰出第一声虫鸣的。
于是就有自习室的姑娘冲我翻白眼。
但幸好今晚造型委实流氓地无人愿意近身。
哈哈我继续看书。

啊顺便谢谢你不惊骇。

4
我在想什么时候这颗竹节会被烧穿。
也许不会。

但终于,我有些东西打算留在身边一辈子了。
而我曾经几乎从不关心任何可能会变成“永恒”的现实。

看穿了幻想家不是个有多善意的职业。

我真的良善么?
你相信我么少年?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