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一则

[Oct.20,2009]

今天想到的是:生存的不易与理想高屋建瓴的扭曲。

达成目标所经历的折曲是必然的,也是不可或缺的。否则认识无法深入触及各个表层。我莽撞地,以及预知地,并且在其中遗失过自我。这种经历并不算坏。而我的概括也并不一定能启发未来垂暮的自己能够回忆起今日书写背后隐约的过往图景。但我说的话,在力求精确。

和哥哥从未远离过吧。我信任他和喜欢他。怜惜他和嘲笑他。正如对待自己。只惟一,厌弃自我的时候根本无法选择遗弃。而神奇的是,只有当我面对自己,不受外界影响时,才有所倾诉。自然,仍是由外界的撞击而产生的某些灵感。

甚不敢自称天才与原创者了。

但我仍秉承此种思想。

并且我终于意识到了,坚持自我,做一个标志性外置对于保全自由意识的重要性:显示不受别人影响,那么别人不会有意无意地来影响你。而你在这样的轮回之中,会变得越发坚定。

所以,有明确的目标,目的性极强的,并不是像听上去那么糟糕的事情。其实它与贪婪、或者败坏这样的词汇或人性并无必然关联维系。而是一种对于自我的认知,以及,对于个体独立的努力与尝试。

只有这样,思想才会在受到别人侵犯的时候撤退并反攻地彬彬有礼、游刃有余。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