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时代:赛伯朋克——一种现代媒介的远景视角

摘要:本文将赛伯朋克的概念正式引入现代媒介的研究之中,并讨论这种移植的社会学意义,继而探寻其提供的远景视角最终能够实现的现实环境运作范式(在另一篇论文中有十分具体的讨论)。意即,笔者并不将网络视为媒介的一种而存在,而应是一种超越现代媒介——或狭隘地说——电视传媒业的思维方式。事实上,赛伯朋克作为未来人类某种生存状态的预言与总结,也昭示了媒介与科技相对关系趋势的一种可能性:占有并反噬,涵括与延展。可以说,本文所夸张描述的未来主义只是发展的一种极端状态,但笔者仍试图借此跃迁过真实世界的层面,观察和研究现代媒介在生存常压下的细微转变。而不可忽视的是,现代媒介正在遭受来自赛伯世界的影响。总有一天,这种细碎延绵的折磨会变成全面而无处可退的侵袭。

关键词:赛伯朋克 媒介 科技 现实主义 未来主义

正文:
作为个人习惯的坚持,我无法选择将自身仅仅放任在现实世界中生存与观察;作为科技的忠实拥趸,我也无法选择将自己抽离于无处不在的电磁波与幻想的嗅觉;作为重视审视自我的个体,我更无法接受轻忽精神潜在的强大力量但尽量保持客观叙述。因之所有,我将跃迁至未来,从一个特别的角度,一种完全可能的可能性——Cyberpunk,经由步步为营的反演,推导出一系列造成极端结论的原因。是好是坏,现在尚不能论断。且交由时间验证之。

让我们从最基本的定义开始。这些概念已然面世大约已有30年。

1.赛伯系列语汇的概念、历史发展以及现实状态

1.1.概念

赛伯空间(Cyberspace)是哲学和计算机领域中的一个抽象概念,指在计算机以及计算机网络里的虚拟现实。赛伯空间一词是控制论(cybernetics)和空间(space)两个词的组合。Cyberspace是由居住在加拿大的科幻小说作家威廉·吉布森在1982年发表于Omni杂志的短篇小说《融化的铬合金》(Burning Chrome)中首次创造出来,并在后来的小说《神经漫游者》中被普及。

赛伯格(Cyborg,又译机械化人、改造人、生化人)是指一种混合了有机体与机械体的人类。通常这样做的目的是借由人工科技来增加或强化生物体的能力。英文Cyborg是cybernetic organism的结合,实际上表示了任何混合了有机体与无机体的生物,而不单只有人而已。

赛伯朋克(Cyberpunk,是cybernetics与punk的结合词),又称数字朋克、赛伯朋克、电脑叛客、网络叛客,是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题,小说中通常有社会秩序受破坏的情节。现在赛伯朋克的情节通常围绕黑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而展开,背景设在不远的将来的一个反乌托邦地球,而不是早期科幻(如太空歌剧)背景多在外太空。它的出现是对科幻小说一贯忽略信息技术的一种自我修正。赛伯朋克也衍生出相关的电影、音乐、时尚。

1.2.赛伯格经验

提出“人机一体”概念的主要人物,是目前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History of Consciousness学系任教的Donna J. Haraway。她在收录于Simians, Cyborg, and Women: The Reinvention of Nature一书的专文《人机体的宣言》(A Cyborg Manifesto)中,提到由于科技、社会想象与女性主义在20世纪的发展,社会现实已经与政治的建构、改变世界的科技、虚构的叙述相互交混,形成一种新的经验。这种经验存在于“事实”与“小说”的彼此交织中,人类的意识也在想象中与社会的多重压抑下,通过越来越精密的技术所发展出来的机器,以及有机生物与基因复制的有机体,将这些因子彼此交织所形成的想象予以再现,这就是Haraway所说的“人机一体”的经验。

由动物至机器,乃至于人文与自然的领域,我们都可以在许多电影中看到相关的“人机一体”的组合与叙事情节。在这样的Cyborg世界中,性别、时间与疆界的定义,都在既定的想象之外创造了新的可能性,也形成一种既断裂又彼此混淆、交织的身份集结。

Haraway认为,在20世纪末至21世纪之间,形成了一种“支配的知性系统”(information of domination),而有异于早期“阶级等第的支配系统”(hierarchical dominations)。Haraway同时认为在时间的过度和演进中,劳动力变成了机器劳动力,心灵转化成了人工智能,二次大战也变成了星球大战。她对20世纪中叶之前的传统支配观念与20世纪末叶之后新科技与新社会现实形成后的体系,做出明细的区别。

这样具象的两个例子:

“人机合一”的现实体验——简单却显而易见的事实,我们每个人几乎都是拥有三个以上usb接口工具的准赛伯朋克人。

在Dralion——一个加拿大的杂耍晚会中出现的:甲虫机械装置的转场、以及人体对于机械的自愿模拟(亦有专门类型的舞蹈)。

我将Haraway其新体系中对于媒体系统的有作用条目加了简单注集,摘录如下。

支配的信息系统

information of domination

Note
拟像

simulation

对Media的辅助技术,个体意识的觉醒,与再现(representation)相比,高阶的自我保护功能
科幻小说/后现代主义

science fiction/postmodernism

未来主义futurism是发端于20世纪的艺术思潮。最早出现于1907年,意大利作曲家弗鲁奇奥·布索尼的著作《新音乐审美概论》被看作未来主义的雏形。它实际上与我温和向上的基本观点有违背。但它的意义在于:未来主义对年轻、速度、力量和技术的偏爱在很多现代电影和其他文化模式中得以体现。马里内蒂至今仍有很多思想上的追随者,其“人体金属化”即Cyborg。而Cyberpunk就是在未来主义的影响下出现的。并且它的存在是让我们进行反向推演的基础。
表面/疆界

surface/boundary

Media的现状。浮浅与固守。
噪音

noise

媒体废话的全方位知觉暴力。
生物科技作为一种“文本的铭刻”

biology as inscription

基因作为遗传文本的可能发展。影像的刻骨留存。
电子通讯学

communications engineering

为电视、网络媒体的扩大统治与相互斗争提供疆域
次系统

subsystem

人员的工作场所(分工的细化),与被管理的自觉,与崩溃的隐患(所谓ideology)
最佳化

optimization

与完美(perfection)相比,体现了对可能性的认知程度。
过时/托夫勒《未来的冲击》

obsolescence/Alvin Toffler, Future Shock

迅速更新的时代,媒体人疲于奔命的时代,眼花缭乱的时代
生物工程学/劳动力的“人机控制学”ergonomics/cybernetics of labour 媒体运营系统
模块的建构

Modular construction

节目的基本制作意识
复制

Replication

现实状态。与再生产(reproduction)相比,这是流水线造就的千篇一律。

1.3.赛伯朋克的社会学延展

实际上,狭义的赛博朋克不过仅仅是一种文学体裁罢了。大多故事发生在网络上、数码空间中。现实和虚拟现实之间的界线很模糊。此流派经常使用人脑和电脑的直接连接。在赛博朋克的世界,人类生活每一个细节都受计算机网络控制的黑暗地带。庞大的跨国公司取代政府成为权力的中心。被孤立的局外人针对极权主义体系的战斗是科幻小说常见的主题。在传统的科幻小说中,这些体系井然有秩,受国家控制;然而在赛博朋克中,作者展示出国家的公司王国(corporatocracy)的丑恶弱点, 以及对现实不抱幻想的人对强权发起的无休止的西绪弗恩之战(Sisyphean battle)。也就是说,赛伯朋克的本质High Tech, Low Life其实是一种反乌托邦的悲观主义情绪流露。

今天赛伯朋克已然成为一种隐喻出现,事实上中国的赛伯朋克小说并不成大气候,所以大体,这是西方世界的人们对于大公司企业、政府腐败及社会疏离现象的担忧。但阅读赛伯朋克无疑带给我们警示:社会依照如今的趋势将来很可能成为这样——大众资源被集权占有并必然有极力反噬的小群体出现,生活被涵括被藏污纳垢与科技的延展线上创造出的纯净之美。

先想象一下未来:一个两极分化的世界,精英的高质量的标准化生活与大众照常的庸庸碌碌,分化出了不同的职业,以及不同职业的不同层次(只不过是现实状态的进一步夸张,至非常严重的地步)。

推广到媒体的特殊案例,则可以描绘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大事件发生了,很多不同的电视、网络、纸质媒体的一线工作人员纷纷出动,抢新闻。考虑到未来科技的发达程度,也许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所有的事情。但是,大事件很少发生,管理下每一个人的生活都如此平淡、相似,即便是记者也没有什么激情。日常都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许花边新闻会变得比现在更令人热衷。对于选择阅读文本的受众而言,一般导致的结果,清者更清,浊者更浊。分化更加严重。

甚至有可能,未来,人们将习惯被选定的节目,被赋予的身份。系统将做得不留痕迹。Matrix就是一个这样标准的模型。

幸好,总是会有例外。

2.媒介文本与赛伯朋克

2.1.媒介文本中的赛伯朋克元素

2.1.1广播

涉猎不多,最著名的例子是《火星人入侵地球》。其引发大恐慌的结果直接导致一项法令的颁布:不允许在播报新闻时播送幻想类视觉听觉作品。

2.1.2书籍

赛博朋克作者试图从侦探小说、黑色电影和后现代主义中汲取元素,描绘20世纪最后20年数码化社会不为人知的一面。赛博朋克的反乌托邦世界,被认为是20世界中叶大部分人所设想的乌托邦未来的对立面。

布鲁斯·斯特灵(Bruce Sterling)这样总结赛博朋克的特质:待人如待鼠,所有对鼠的措施都可以同等地施加给人。闭上眼拒绝思考并不能使这个惨不忍睹的画面消失。这就是赛博朋克。

威廉·吉布森由于他的小说《神经浪游者》(1984年)而通常被人们与赛博朋克联系起来。他注重风格、角色成长以及传统科幻小说的氛围,《神经浪游者》曾被授予雨果奖及星云奖。根据术语档案(Jargon File),吉布森对计算机和当今黑客文化认识不深,使他对计算机和黑客在将来的角色有着特别的推测,而这种看法对黑客们来说天真的令人愤怒,却又令他们感到非常刺激。

雷蒙德·钱德勒(Raymond Chandler)因他荒凉的笔触、愤世嫉俗的世界观和残断的文字,强烈地影响了此流派的作者。赛博朋克的世界是一个反乌托邦的、黑色电影(film noir)的绝望世界。菲利普·蒂克(Philip K. Dick)对此流派也有很大影响。他的作品主题包括社会荒颓、人工智能、偏执狂以及现实及某种虚拟现实间模糊的界限。

2.1.3电影

黑客帝国Matrix,变形金刚Transformer

2.1.4电视

美国Syfy频道。其余频道也有诸多美剧生产。如CBS的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值得注意的是,TBBT并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赛伯朋克,它应该只是一个将高智商当作游戏玩耍并呈现其与常人的特异之处和与人交往的某种令人发笑的交错性的好玩电视剧。

而中国在电视领域的科幻作品几乎是一片空白。TBBT恰恰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可能的范例:如何做到符合审查制度?最初从绝望中寻找希望的赛伯朋克,如今也有通往小清新一途的分支。

至于刚刚提及的Sci-Fi Channel,我想它的存在对于空间思维以及思维空间的延展毫无疑问大有裨益,其可行性十分值得探讨。

2.2.赛伯朋克视角里的媒介系统

2.2.1预言

科技促进维度的增高。第四次科技革命正在酝酿。

2.2.2联合

生活的技术化与技术的生活化:数码产品的快速更新,以及电视与技术本身的交织性。

2.2.3全球化——地球村——超级大脑

这个联觉是从赛伯世界扩大而没有边际的范围生发出来的。《世界是平的》。

3.应用层面

我爱自然、我爱机械。这两者似乎极其矛盾——无论人类进化的确切历史中,或现代学者反思的观念里,两者都处于此消彼长的关系。但是,融合,我说这必须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人体机能的脆弱让人寻求自然的慰藉,而机械与科技则让人类的集体智能进行飞跃。此间自然也有弊端:不可避免的智力分化甚至退化、大多数人无法感知未来而感到的迷茫与厌世。——事实上,没有人知道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怎样去做,才能抵达下一个层次。但是如前文所述,一个科幻频道的设立也许真的是当务之急(可行性分析于另一篇小文)。而对于我们电视人而言,拥有这样直接强大的影响力,幸或不幸耶?

[June,2009]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