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喜

喜喜

这是,为科学松鼠会系列讲座第二期[<人类的性象>by王道还]所拼接的海报主图。

性象就是与生殖直接有关的解剖、生理、行为特征,包括两性关系。人属于哺乳类,但是人类的两性关系却像鸟类。难怪诗人会以「在天愿为比翼鸟」讴歌爱情了。但是,人为什么会演化出这种两性关系?

这一段,是讲座主要内容的引用,也是我拼接图像的灵感来源。之所以说是拼接,只是来源于素材的改造和组装,实在是没什么技巧可言,只是寻觅一种交织的最“正确”位置的感觉。

这就是我对所有人说的那样,我喜欢我所有的过去,因为喜欢看它们一点一点水到渠成的过程。其中纠结拧巴的工序倒不是必经之路,却是一种排列组合的穷举。一旦发现回转过身之时的有趣,乐在其中也就变得不是多么了得的事情。似乎,游离态的观赏自身,成为一种精神层面的自渎,颇有冷静且刻骨的快感。

你知道它何时来。在它该来的时候。你知道它还不曾到的时候需要舍弃焦灼。但焦灼依然如影随形。你知道它的呼之欲出,有可能于瞬间分娩得滑溜,也大概会如小几率的难产一般痛苦。这是惟一机械论无法控制的──情绪之波动。

但也似乎可以。倘若,它知道了你的神经传导速度。

Shitizen生活在机械论之下,却向往不可知。因为遵从机械论,则我们只有一条暗黑的道路可走。而不可知论的未来,我们却生活在死生不明的量子纠结态之中。

我喜欢那样的缠绵。却讨厌无法触碰的,你。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