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0|Monthly archive page

J, Laugh @ me pls.

10.
生活的样貌。
如果是这样的困倦。
倒是永远不能easy起来的。

11.
这个文档。未被打开总有一旬。

12.
我想之所以这段时间,絮叨得以消停片刻,
应该是那个Awkward Inner的自我,
在相对膨胀裹缚的时间胶囊中暂时隐却的结果。

但恐惧重又袭来。
在我凝滞的指尖蠢蠢蠕动、呼之欲出。
它的力量超越了妄自尊大的人格。
压倒性地碾压着我越发翕动缺氧的心。

好像是一株生长过速的植物。
阳光就在掩映了充满欲望的面庞的厚塞云层之后。
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的橙色粒子已经稀疏地环绕四周。
但在触及的一刻却惊讶地发现:
维护养分输送的根系绵软得如同一锅炖了整晚的面汤。
微薄的,伶仃地,
颤颤巍巍。

却不能倒下。
却不敢倒下。

同没有支撑前行的力量比起来,
好像丧失失败的勇气,
应该是更值得庆幸的客观条件。
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委屈。

同巨大的成功比起来,
似乎可以随意地颠覆与重来,
更是任性的孩子想要去实现的故事。
这是一个肥胖的国王踌躇满志。
在自己贫瘠的小国中为所欲为。
的意象描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3.
我没有办法思考。
这几天。
于是我放弃了转弯抹角的暗示和象征。
也打算放弃所有的形容词。
只保留自觉必须的状语。

这样说话。

有人会说,直抒胸臆意味着懒惰。
好吧其实这是我的观点。
我是热爱编码和解码的人。
同时无法逃离错译铺天盖地笼罩的概率。

既然直抒胸臆也根本无法逃脱被误读的可能。
并且是巨大的可能。
那么它确乎是懒惰的。
无经思考。
随机排列。
词汇可能在一刻穷极。
而语塞。
而破口。
又再因或者不当的失言反正懊恼而平静。

谎话精精于此道。
但Liar和Faker的差别依然是明显的。
一个编造。一个伪饰。
真实度自有高下之别。

然而这些统统与让我丧失思考的原因无关。
如果我可以将此成言。
I would have been back.

14.
生理期是一个很好的,阐释低落的理由。
但这无法成为我抗拒完成任务的excuse。
而重点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
如同一尊锈结的3PO,智能自循环体系尚完好无损,
只是寸步不能。

15.
我知道自己还没有提及的问题。
我知道这世上有一个我想他切近却从未约定再见的人。
我知道他在又感觉不到他在。

这滋味并不好。

辩驳苍白和恒久地,
让我自行遗弃了这样的尝试。
直抒胸臆或者修饰无碍的词句。
统统理应归于寂寞。

我在这一周除了他什么都不再思念。
这于我,
意味着当他离开的时候,
我需要的时间会更久。

Eternity这样的梦想,
我似乎从来不敢奢望它会是真的。

你说得对。
我原本就预设了离别的场景。
只是现在,
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再痛殴我。

别傻了孩子你们已经足够深入彼此。
上帝啊……!
你爱上他了。

我可不可以再鼓起勇气,
满怀希冀地问你,
那么你呢?
This is something I must figure out in a hurry.

16.
I need to find a way out.
Release from all my sadness.
Suppose u like me like a happy girl.
Right?

Advertisements

太阳系星辰系列:地球人-0-

<One.Bastard.Of.Our.Earths>

地球人们有一种无可掩藏的伪饰缺憾。身为Naked Ape的自我认知让他们天生会去拼命追寻一种存在感的特立。用一切或强或弱的关联性表征去证实这种说法的内核,并用所有他能够想到的方式(如实)记录、采取复刻、同夸张传播。然而不管形式如何七十二般变化,不管论据如何丰富繁杂、乱花渐欲迷人眼,其中心论点实际只有──那个。它的作用手段,是任何外族都无法直译、独属大地的心理语言。

但如此说来,正是这件让人感到虚伪却动听的属性,让地球人做出了这样一个关于自身unique的确凿判断。逻辑上,人性(Humanity)令人惊奇地通顺着。然而为了走到这里,该死的土人们却故意绕了多大的弯路啊!

特格西是这些土人(Earthman)中的一个。他被选中,用来在精神上代表这个星球上的所有土人,看上去略微有失偏颇。尤其是在激进的雌性生物眼中。然而,我亲爱的姑娘们,外表的性象其实是一种唬人的屏障。你得抛开此种区隔从你的坐标起始观察世界不偏不倚。你该努力绘制出一份庞大无垠、宇宙星海的航图。

因为事实上,你越全面地看待这个世界,你就越接近成为上帝。

又事实上,这个无限接近的过程,是无穷(infinity)的。

再事实上,若你孕育造物,将成为上帝的母亲。

看,我们都是混蛋。而你,是混蛋中的混蛋。你爱上了上帝的母亲。又将她遗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