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自己可见

26.
我感觉这很不适当。
无论用任何方式闷死自己。
掐气管、
嘴巴塞一个漏斗往里头灌注水银、
割断脖颈。

会痛这是自然。
但这不是让人放弃它作为人生方向的原因。
对我而言,
死亡之前那无法预测的、憋屈而苦闷的等待,
actually only that can be called suffering.

对长长的段落感到由衷的恐惧。
还未启程便已疲惫苍老,
眼角下垂,吞咽困难,
以致无法成行。
于是只能,
堂而皇之地、颤颤巍巍地拥抱失败。
像他才是那个不离不弃的老朋友。
像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可惜人生并不如我们想象中过得那样快。
我们也只认识将将一年。
两个坏蛋的恋爱竟然也维持了快有五个月。
而挫败一直袭来,
我预测未来它也将会如同潮汐一般准时。
(预设并非我的本意!但合理地使用经验是生活的经验)
像是一个开不到尽头的玩笑,
也许最后会变成梦魇什么的。
也许会变成回忆里一根细细的搞笑线索。

它纠结的量子态将凝结在何种模样,
取决于我们的结局。

突然记起来,
前一阵,
某一个下午我提前下班回家,
就是在这样下午三点的时刻。
我钻过天桥,一个、两个、三个。
路过卖野盘的女子和孩子。
看到一个穿黑色呢子风衣头发一丝不苟的男人带着奇诡的笑跟她们搭讪。
买了一只山芋。
再加一只小个头的是五块钱。
我在路上匆匆的走心里面却满是舒缓的歌。

阳光和风轻柔如你的嘴唇,
温和得让我发抖。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