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1|Monthly archive page

旧悲新愁

我开始知道什么叫苦。
心里面觉得,然而生活还在虚假地繁荣着。
浮华的日子过久了,
就不知道如何前往具体实在。
却无论如何,非去不可。

这一年我的家庭度过得不顺遂。
是回到家乡之后直面了亲人,才羞惭而绝望地意识到,
我竟然是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不仅仅是处于被所有人担心的境况,
而是我,
已然成为,或生来便是,
父母一个不轻松的负担。

自由或许重要。
自由当然重要。
被实质是施舍的支持手法隐密包装起来的我,
却已然离自由非常遥远。

欠债还钱倒是其次。
其实现在这情状,便是我自愿或不自觉放弃独立的明证。
——我为了我的梦想,罔顾实际,拖了家人下水。
而他们仰赖我出人头地,竟也愿意付出了这许多年。
我是够自私的。
现在看来也一丁点不聪明——
经济不真正独立,又有何自由可言。
不肯过一丁点困难的日子,便等于半推半就地被握住了软肋。
轻轻搅合一回合,已足够肝肠寸断。

我曾被众人纵容,却得意洋洋,不晓知恩图报。
落得现在如此惶惑,愈发忧心能力不足,无法令家人幸福美满。
如今,也不知自己是否还能从这些腐坏的花朵里,
结出果实来了。
但,因为这是一个“必须”。
我也就只能选择不断努力了吧。

加油,淳子小姐。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