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随笺.序列’ Category

仅自己可见

26.
我感觉这很不适当。
无论用任何方式闷死自己。
掐气管、
嘴巴塞一个漏斗往里头灌注水银、
割断脖颈。

会痛这是自然。
但这不是让人放弃它作为人生方向的原因。
对我而言,
死亡之前那无法预测的、憋屈而苦闷的等待,
actually only that can be called suffering.

对长长的段落感到由衷的恐惧。
还未启程便已疲惫苍老,
眼角下垂,吞咽困难,
以致无法成行。
于是只能,
堂而皇之地、颤颤巍巍地拥抱失败。
像他才是那个不离不弃的老朋友。
像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可惜人生并不如我们想象中过得那样快。
我们也只认识将将一年。
两个坏蛋的恋爱竟然也维持了快有五个月。
而挫败一直袭来,
我预测未来它也将会如同潮汐一般准时。
(预设并非我的本意!但合理地使用经验是生活的经验)
像是一个开不到尽头的玩笑,
也许最后会变成梦魇什么的。
也许会变成回忆里一根细细的搞笑线索。

它纠结的量子态将凝结在何种模样,
取决于我们的结局。

突然记起来,
前一阵,
某一个下午我提前下班回家,
就是在这样下午三点的时刻。
我钻过天桥,一个、两个、三个。
路过卖野盘的女子和孩子。
看到一个穿黑色呢子风衣头发一丝不苟的男人带着奇诡的笑跟她们搭讪。
买了一只山芋。
再加一只小个头的是五块钱。
我在路上匆匆的走心里面却满是舒缓的歌。

阳光和风轻柔如你的嘴唇,
温和得让我发抖。

Advertisements

Boring boring night

25.

热。
油腻。
须臾告别的疼痛感。
我想我抓不住那些转瞬即逝的片段。
虽然它们发生的一刻,
有错觉如一生般漫长。

疼痛带给我的,
是与之抗衡的假想。
用食指指尖紧紧往里按压左边的眼球到似乎要跳脱出眼眶,
就能看见黑暗中闪烁的蓝紫色星辰。
而后渐渐有动画着的默片,
让周身沉浸在棉被柔软黑暗中的我惊叹的美。
你意想不到的转场!

只恨,不能睁开麻木无感的右眼,
不能提手匆匆沿着思维的脉络复刻下哪怕是简笔的分镜。
生理上,我的右边就是这样无趣。
她的懦弱掩映在我庞大的欲望之下,
轻易不肯被人看了去。
却也始终,无可奈何地存在着。

每日与镜中人对眼的时候,
我知道自己已然丧失对恢复它日常功能的执着。
它黯淡且凶狠地,
如笔触脏乱静滞凝结的一匹脱缰野马。
让我有时害怕会不由自主奔跑到太空旷的空间里去。

我好像是在看书的中途睡着了。
韩松的《地铁》。
后被嘻嘻索索软骨割裂的声音惊醒,
便再也无法睡去。

不相及

24

深呼吸

放松

加油

THX 1138.

一篇完全不知所云的草稿。

23
真糟糕。

像所有的纠结一样,
在掏心掏肺和彻底隔膜之间,
从没有缓冲带,
可以卫护随时都会奔涌而出的眼泪。

想让你不难过
却总是办错事
以这样的方式生产出的沮丧
我曾以为
会在巨大的怀抱里被彻底稀释
如从未存在。

因为想着从前——
如果用推己及人的方式来讲:
一旦对他者有意见,
那么到处就是破绽,
捉襟见肘,
看在心里是又好笑又厌倦。
只等积累足了悲剧的重量,
就拍拍屁股离开这个早已失衡的跷跷板。
既然原先对他者低落情绪的所有怜惜,
都被咀嚼吞咽,
一滴不剩。

我对自己没什么信心了。

生活比想象中艰难。

胃疼原来并不是急性的。

一个人活着一定不会死掉。

手欠的人活该憋屈。

建军节

22.
是一个领导上每逢遭遇都会理所当然大张旗鼓的日子。
是放弃了社交。
是工作未完成。
我们用来如工蚁一般四处周游闯荡。

为了适意地栖居。

我担心写着写着变成煽情贴⋯⋯ 然后就low了。
不如一直这样直白地告诉你:我爱你。
就像你爱我一样。

——————————————–

我匆匆地掠过自己的首页。
偶然发现草稿落灰。
我想
只言片语也可以晒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