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原創’ Tag

太阳系星辰系列:海王星人[编号8]

<Mermaid.Flying.In.Sea>

海王星人和水星人同属一宗。却离奇分化。

我想要说的——已经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消隐了。
因为记忆是不牢靠的,除非你用任何方式记录下来,而且还不做任何物理性修改。
因此真正的阐释在恰当的时间过后已经无望获得。
现在再看过来的时候,好像望着自己画的迷宫。
我有一个入口。
但其他所有的部分,却全都掩映在薄暮的后头。
所以,对于没有结果这样的结果来说,怎么样都只能是点点头面无表情地接受是吧。

其实在溃疡的控制下。
这几天我的脸都是这样扁平的。
没有波澜。

太阳系星辰系列:地球人-0-

<One.Bastard.Of.Our.Earths>

地球人们有一种无可掩藏的伪饰缺憾。身为Naked Ape的自我认知让他们天生会去拼命追寻一种存在感的特立。用一切或强或弱的关联性表征去证实这种说法的内核,并用所有他能够想到的方式(如实)记录、采取复刻、同夸张传播。然而不管形式如何七十二般变化,不管论据如何丰富繁杂、乱花渐欲迷人眼,其中心论点实际只有──那个。它的作用手段,是任何外族都无法直译、独属大地的心理语言。

但如此说来,正是这件让人感到虚伪却动听的属性,让地球人做出了这样一个关于自身unique的确凿判断。逻辑上,人性(Humanity)令人惊奇地通顺着。然而为了走到这里,该死的土人们却故意绕了多大的弯路啊!

特格西是这些土人(Earthman)中的一个。他被选中,用来在精神上代表这个星球上的所有土人,看上去略微有失偏颇。尤其是在激进的雌性生物眼中。然而,我亲爱的姑娘们,外表的性象其实是一种唬人的屏障。你得抛开此种区隔从你的坐标起始观察世界不偏不倚。你该努力绘制出一份庞大无垠、宇宙星海的航图。

因为事实上,你越全面地看待这个世界,你就越接近成为上帝。

又事实上,这个无限接近的过程,是无穷(infinity)的。

再事实上,若你孕育造物,将成为上帝的母亲。

看,我们都是混蛋。而你,是混蛋中的混蛋。你爱上了上帝的母亲。又将她遗弃。

你好,忧愁

<你好忧愁> 下载地址
词曲by 啤酒花苦味素Lup
@Mar. 3, 2010

下雨的时候你在哪
你在遥远的某一处
怎样的结果你并不清楚
我也在想着你慢慢等着

我就想一直唱着歌唱到结束
因为我不知道谁会先画下休止符
大概没有人会给我们下赌注
我只是
我只是
我只是

say
Bonjour tristesse
你好忧愁
Bonjour tristesse
你好忧愁

气温突然下降到零度
也许冰凉沁入心脏寒彻骨
如果我是这样变化多端的女巫
你还会喜欢么
还是会

say
Bonjour tristesse
你好忧愁
Bonjour tristesse
你好忧愁

[不解释。]
[并请忽略发音。]

夜行的吉他手betaX+2[活等閑樂隊]

有兩個朋友說這首歌溫柔。當我以為我只是在唱一首詼諧的自戀歌詞時。能夠一邊彈琴一邊唱歌的調子,想來這是第二個。且不論凍僵的手指是如何硬生而音質嘈雜。總算是自己會喜歡的半成品。因之,緬懷逝去的時光變得有所依托起來。它是所謂從時光戰場的連雲四亂之中驕傲生還的戰利品。我要這些堆積物來填補那些我自以為的空洞。

然而無所事事地活著。不正是說的我麼。當它們從我的身體抽離之後。就再也回不去了。相比起這樣令人感傷的結果,我想我更憎恨把自己的思想混濁於濃墨重彩的沈默。變得連自己都記不起。有提早衰老的恐慌。

所以呢。所以懶惰不是好孩子。世界很擴大。你不一定能夠看到它的全貌。卻要努力地分辨每一塊斑點有什麼不一樣。

在仍然如此弱小的時候,意義仍然是自賦的欲求。我想我,只想迷醉地再來再來。

<夜行的吉他手betaX+2>下載地址

词by Flyingtree
曲by Lupulin (啤酒花苦味素)
c圈[LWP&KissGirlCopywrong]
我负琴夜夜走在思念的海上
寂寞无人可知
我写的歌谁在传唱
我的姑娘你在何方

我负琴夜夜站在思念的山上
注定不成传说
我撩动琴弦撩动月光
右手火热 左手冰凉

我手指挥舞的时候你在哪里
猫一样的姑娘
我夜行经过的那地方
思念如雨落进土壤

谁听懂了我的琴声
不是挣扎亦非忧伤
琴声漫开的那地方
一片鲜花就要生长

我负琴夜夜夜夜歌唱
寂寞无人可知
夜夜远望你的方向
我写的歌 代代传唱

熱烈慶祝活等閑樂隊開張大吉!

所以淳子終於開始音樂了。不管是怎樣粗糙的也好。Tough begin won’t simply end. 大概是一種簡單而純粹的期許,所以反而信心滿滿起來。

第一首編曲的歌,好像也不如想像中那麼難。害怕和抗拒了五六年,就好像當初認定了自己天生繪畫無能而不肯碰photoshop一樣,卻到頭來上手還蠻快。但還也許是,時機到了。累積的一些小經驗讓我變得更勇敢了一點。原地踏步了好久,這一個迸發華麗的小階段,很美。

謝謝超多朋友的鼓勵。雖然現時的數字是可以用手指加腳趾數出來的。但我確實擁有:寂寞的時候陪我說話的人。關注我聽我的歌說還不錯的人。還有居然可以提無理要求的人。嘿,你們猜我的心裡有好多感激呢。我這樣冷情的人,其實真的還是很會害羞的小姑娘一只。哈哈這句可以當作玩笑話。

我說,內心已成大叔,這不過是一種蒼涼的狀態。他抽煙。嘴唇上的乾燥皮層被過濾嘴黏附抽離的時候,血腥味道裡面疼的卻是那個愛抱怨和憂愁的小姑娘。

她寫音樂的時候才不吃不喝坐在床上不移動,桌子上是MAudio家的真理,另外一張桌子上是Macbook. 她憋尿尿憋得要死的時候是最關鍵的時候,四個小時之後她才被肚餓和鬧鐘真正驚醒。但是興奮大過所有其餘的感受的總合。所以其實活等閑樂隊的生存還是需要目的的。我才不是希望什麼事情都不做--我只是願意賦予生活本身意義,by myself。

原先這段時間應該是和panda姐姐約會的。但中午食用的過期麵包讓我小腹痛了好久。放假空蕩的宿舍樓下的小賣店主也是歸心似箭吶⋯⋯我原諒你們。既然也算是因禍得福。還有被慰問的黑巧克力。像餅乾一樣喀嚓喀嚓地啃。

對了。活等閑樂隊裡面,我的名字叫做啤酒花苦味素.Lupulin。這是個新名字。

廢話好多。放自己的debut吧。

[Audio http://dl-web.dropbox.com/u/3765929/Music/try-%20%E6%9C%A8%E5%81%B6%204.mp3%5D

<木偶> 下載地址 some time between 2003 to 2004
词by16年の訸梓
曲by15年の淳子
华丽丽的处女编曲by21年4个月16天の淳子{啤酒花苦味素Lupulin} 

路上人行色匆匆
雾持续重重的浓
心痛得它化不开
伸出的有谁的手
带我走

我在人群中径自悲伤
我看不清阿这白茫茫
我想啊一定有些什么
埋在这路的中央

你看你又微笑着摇头
你说你还是不准备逗留
你觉得我是个很好的戏子
会有观众

你是上帝而我是木偶
你在屏幕背后是否落寞
我身上每一条线都在你手中
任凭操纵

你的神像在摇摆失去自由
谁来安抚我苍白苍白的脸孔
我听见有谁唱起冗长的挽歌
黯淡眼神连背景都是黑色

你的神像在摇晃来去自由
黯淡眼神连空气都是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