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友達’ Tag

Lady JarJar 庆三八100Anniversary

Avatar Me.

三八节。

影博。一排。3座。

友人赠票陪看。

飨足乐事。

卡梅隆先生这天输了。输给了前妻。

鸟大也不一定是boss。

毕竟人家是拆蛋的。

好吧。这不是我的原创。

但是很有意思。

最近在猥琐的边缘越发感到亲切。

我果然是个爱当烂人的烂人。

昨天跟爸爸通话。

知道分数后的第一次。

他什么都没说,我也是。

但他比任何人都要失望。

是的。

比任何人都。

我再无从可说的。

既然都已丧失,

那么何尝不是一个新的契机,

去赢得全世界。

Advertisements

寅虎贺年卡

除夕夜。

嗶剝作響的天空噴濺者各種顏色的藥劑。張揚的觸手在重力的作用下迅速萎頓。熄滅成一朵假想的流星雨。

這樣的描寫有一些負面的味道。但其實只是心情的某個側影。並非全貌。

事實是:花了一兩個小時做完的一張超級簡單的賀卡以及更久時間的群發工作讓我有點眼神靡麗。

剛剛抬頭的時候,7:47pm。

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個非常快速移動者地小點。橘色燈光一盞。

我目測20公分的距離用了至多15秒。而它似乎應當在三萬英尺的高空。

沒有估算大概的時速,想來不低。會不會是ufo⋯⋯ 啊啊!

小的時候躺在床上胡思亂想的時候永遠只睡涇渭分明的半邊。

因為另半邊是留給隕石墜落這樣驚險又好玩的事件發生的。

哈哈傻丫頭一只。

還想過怎樣說通那樣滾燙的熱度為甚麼沒有灼傷我這樣很有現實意義的問題。

总之我先去吃饭了。我要看春晚^^

希望。以後每一個除夕,我都和爸爸媽媽三個人一起過。永遠這樣。一定一定。

送給大家的E-card。愛你們。

熱烈慶祝活等閑樂隊開張大吉!

所以淳子終於開始音樂了。不管是怎樣粗糙的也好。Tough begin won’t simply end. 大概是一種簡單而純粹的期許,所以反而信心滿滿起來。

第一首編曲的歌,好像也不如想像中那麼難。害怕和抗拒了五六年,就好像當初認定了自己天生繪畫無能而不肯碰photoshop一樣,卻到頭來上手還蠻快。但還也許是,時機到了。累積的一些小經驗讓我變得更勇敢了一點。原地踏步了好久,這一個迸發華麗的小階段,很美。

謝謝超多朋友的鼓勵。雖然現時的數字是可以用手指加腳趾數出來的。但我確實擁有:寂寞的時候陪我說話的人。關注我聽我的歌說還不錯的人。還有居然可以提無理要求的人。嘿,你們猜我的心裡有好多感激呢。我這樣冷情的人,其實真的還是很會害羞的小姑娘一只。哈哈這句可以當作玩笑話。

我說,內心已成大叔,這不過是一種蒼涼的狀態。他抽煙。嘴唇上的乾燥皮層被過濾嘴黏附抽離的時候,血腥味道裡面疼的卻是那個愛抱怨和憂愁的小姑娘。

她寫音樂的時候才不吃不喝坐在床上不移動,桌子上是MAudio家的真理,另外一張桌子上是Macbook. 她憋尿尿憋得要死的時候是最關鍵的時候,四個小時之後她才被肚餓和鬧鐘真正驚醒。但是興奮大過所有其餘的感受的總合。所以其實活等閑樂隊的生存還是需要目的的。我才不是希望什麼事情都不做--我只是願意賦予生活本身意義,by myself。

原先這段時間應該是和panda姐姐約會的。但中午食用的過期麵包讓我小腹痛了好久。放假空蕩的宿舍樓下的小賣店主也是歸心似箭吶⋯⋯我原諒你們。既然也算是因禍得福。還有被慰問的黑巧克力。像餅乾一樣喀嚓喀嚓地啃。

對了。活等閑樂隊裡面,我的名字叫做啤酒花苦味素.Lupulin。這是個新名字。

廢話好多。放自己的debut吧。

[Audio http://dl-web.dropbox.com/u/3765929/Music/try-%20%E6%9C%A8%E5%81%B6%204.mp3%5D

<木偶> 下載地址 some time between 2003 to 2004
词by16年の訸梓
曲by15年の淳子
华丽丽的处女编曲by21年4个月16天の淳子{啤酒花苦味素Lupulin} 

路上人行色匆匆
雾持续重重的浓
心痛得它化不开
伸出的有谁的手
带我走

我在人群中径自悲伤
我看不清阿这白茫茫
我想啊一定有些什么
埋在这路的中央

你看你又微笑着摇头
你说你还是不准备逗留
你觉得我是个很好的戏子
会有观众

你是上帝而我是木偶
你在屏幕背后是否落寞
我身上每一条线都在你手中
任凭操纵

你的神像在摇摆失去自由
谁来安抚我苍白苍白的脸孔
我听见有谁唱起冗长的挽歌
黯淡眼神连背景都是黑色

你的神像在摇晃来去自由
黯淡眼神连空气都是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