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后图灵时代’ Tag

叉子的简单成长史

Me. 1988-2009

豆瓣有个线上活动叫做:「4年你变了多少?」http://www.douban.com/online/10314392/

是看到哥哥加入的事件。标题让我顿时唏嘘万分。那种青春挥之不去的忧愁再度让我回到昨天。于是我翻起硬盘里面存的n十gb的照片。对了要谢谢伟大的妈妈,她把我从出生时刻迄今为止所有的胶片pic都翻录成了电子格式,这令我的回忆有径可循。我决定做命题图片了。

但事实上我文不对题。50天照>93年写真>96年的小花园>99年小学毕业合照>02年国中毕业合照>05年高三毕业合照>06年高四毕业合照>09年宿舍自拍。已经消逝在波粒二相性中的22个夏末与秋天,和第22个冬天的进行式,以及即将到来的第22个春天或初夏。在一张平整照片之后延展出来无限维度的世界,它让我顷刻间想要哭出来。

她们如此相像。她们的样貌似乎离我很遥远很遥远。她们是怎样的我已经记不太清。最近的脑袋尤其沉重和倦怠。昨天晚上12点前终于晕晕沉沉地躺在床上早早入睡,却仍旧做了很多现在已经忘记的梦。我宁可记下来的。流水账一样地同步我的人生到一个我根本不知道可不可以信任的服务器上这其实是一件顶着多么巨大的风险的事情。但我不管啦~我觉得它们有一天是会产生自赋的思想、情绪、生命的。硅基生命的大脑源于data咩…… ><

决定考完试之后要读Bram Cohen建议的入门书:<Introduction to Algorithms>。他现在意欲做的事情是:

我正在研究一个新类型的实时P2P协议,它与现在的BitTorrent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关于它的想法是,用户将能够实时把流媒体内容分发成小块,并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它们分发给数百万用户。如今,类似的技术已经存在了,但这些技术都带有几分钟时间的延迟,或者需要大型服务器的支持。这项新技术将消除对服务器的需求,延迟也低于5秒钟。

我以为这是我认知当中的云计算。这其实和那些运营商、服务商所持的云计算意志相悖。比如我理解google的chrome系统或者amazon这样的商业网站是它们提供大型计算中心,用户把自己的资料存储其上,包括软件的运行也是基于远程的信息交互。服务器挂掉了大家的data也就挂掉了…… 我的模版不是这样的。

一直用顾名思义的方式来读解这个看上去又美又好玩的名字:引用个人pc的资源而组成的超级大脑。看过太多这样的科幻小说…… 虽然可能演变成反乌托邦的极权主义社会,却是共产主义最有可能抵达的微世界。啊我觉得同现在的云计算模式相比,这样的形式能够保全的自由会大很多。因此提高个人能力是必经之途。

嗯。明天就去北大了。豆瓣还有个活动叫:「看你有多Avatar」http://www.douban.com/online/10316283/

这是我~犯2大师。还挺帅。哈哈。

avatar Pureza

幻想一枚幻想家的果「1」

总有人抑不住自己好奇的心情。
总有人。
我知道的。
所以这一次突发奇想,
对着一群陌生人就换一个名号。
昵称么。信手拈来。
反正一期一会。大约缘浅。
是baidugoogle也人肉不到的……
巧合。

我承认这是巧合。
但也许不。
而奇怪的名字就如同所有你于荒疆旅行打马路过的村落一样。
稀有而寂寞。
你也许当初会说:哇噢……我好喜欢。
眼冒心光,笑声甜腻。
在短暂的时间内从里到外将此处摸索透彻。
然后转过身,
便兴高采烈地投进下一朵更特别的风景。
——我又不是加工xx的工厂。
也不是急于兜售自己的零九年失业少年。
拜托……
更加不是小姐你YY+骚扰的对象。
我还不着急上路。
就打算守着离奇小镇观看路人甲乙丙丁etc.的故事。
如果有好玩的,就记下……
没有……就耐心地等他离开。

对这一群人的观感。
本来也没差的。
挂了莫名昵称游来荡去的孤魂。
躲在网路背后挂出来p到s相册的自恋者。
——把代号融进自我的准AI。
他们很容易这样制式。
他们就是这样程序。
但自以与众不同……是他们的特征。
拜托……
大家都有通过图灵测试的本钱好不好。
虽然我很常觉得,
对话没营养到一定境界。
但到底掺和进来了。
就随遇而安。
反正是对谈么。

我最擅长了。

–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