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媒介’ Tag

Info-electro Brain

『思维即媒体。The Mind is the Medium.』── 传播学相关阅读笔记

1.  Everyone wants to be an opinion leader!

对“opinion leader”的普遍厌恶。原因?现象?or just my own feeling?

常识(非客观实在的科学知识)对人的控制。尝试对他人的控制。

另一种命题,如若每一个人都懂(理解并非实战)传播学,每一个人都想成为极权意义上的opinion leader会是怎样的情形呢?会反而导致交流的障碍么?如此,命题不成立。则逆命题为:不懂传播学的人反而不会交流障碍。人们理应不成为半调子。(然而事与愿违)。术业有专攻的重要。

“受众在传播活动中的自主权已经丧失殆尽”X. 个人博客、播客—>个人的领导欲望的泛滥物。

小型化/个人化:一种取代大媒体机构的trend, but impossible, why? 因为source是相互来源的,意即最终将双赢或(已)互相媾和。(个人的资金不够,基本依附于门户网站。一种外在的物质性与source的交换过程。)

2.  Cyber Era中,人们越发倾向于自己获取信息。且不仅是得到,亦将自己作为源头传达信息,比如wikipedia.

常规信息的统治权力则基本稳固:人们早已养成了此事关注媒体、媒介的习惯(或者是藉由小范围的口口相传:比如谁问今天什么天气就会有人翻看手机报、qq状态栏etc..)。因为:客观性。(表象上的)不可作假。又及.. 常规信息的软性植入已经演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3.  难道没有媒体的隔离,我们同实性世界之间,就可以真正相触了么?(我正在看书、写字,我承认这是无法avoid的media->针对有一定文化程度的受众来说,然而纯粹的思考不就是虚无的印象世界的折射么?)

什么是虚性世界呢?按照他的说法[传播学引论增补版P200]可以推断:虚性世界是“真实的”生存环境的某一层镜像。但事实上这种作用(————)与真实世界是交叠的。[引1]

完全彻底的客观世界是身处其中的人类无法洞悉的。因“当局者迷”,所有的观察均由一点生发,永无法面面俱到。

因此关于媒体的隐性功能,虚实世界之分并非全由其作用。而根本上是因为人类本身的局限性造成的。如果说媒体是人类感官功能的延伸(Mcluhan),这恰恰说明了人类的主观能动性,即,人类作为媒介的创造者的主动操控性。诚然,如同货币一般,媒介在其问世之后,已脱离了人类赋予其的简单价值(非物化)与定义,(既然投射到庞大的人类社会之中,再客观的实物都会沾染上人类复杂的性格),而随着时代的洪流自由发展。(不禁让我想到机器人的发明,以及泛滥的对于不可控的隐忧来。)且,我们确实“看不到世界本身,看到的是被大众媒介选择和解释过的世界。”但这一点看法是浅薄和自私的(并不指向单纯的占有欲,而是中性地说明人类的话语角度)。我们不应忘记媒介工具论。而从这一点关系论证媒介与人类的复杂联系与相互作用。并且,我们还不应忘记,是我们自己选择了社会,选择了交往,选择了媒介,选择了生活在这个讯息交织的世界。(虽然我们肉身的到来往往是不经意间,但意识的汇入则是下意识的群居抉择。)即便没有大众媒介,我们能够脱离所谓的“虚性世界”吗?不能。我们依然能看到并且只能看到由自己构建而来的“脑海图景”,而媒体环境只是影响我们这个潜意识行为的一个强力外因罢了。

P204最后一句话是:“如果人的主客观活动都被置于一种非实在的虚化环境之中,那么这种环境对人类生存及社会发展的潜移默化的作用便不容忽视。”如前论证,这句话的前提是有问题的,which we can’t forget. But I still can feel it when I haven’t known the theory, so people are actually waking up. So how to 操纵觉醒中的细胞或是突破社会的藩篱? Everyone knows this. 脱离意味着无社会。而这一点对人类而言不可忍受。

P211 居延安所说Mcluhan“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的“极端命题比任何人都更鲜明地指出了标准化的电子传播媒介对活生生的变化着的创造力的统治。”无疑是对Mcluhan的一种可怕而逆反的误读。

既然是身体的延伸,就不应是媒介统治创造力,而是人以其创造力统领媒体(创造、改造和使用)。虽然很可能会演化出一个极端偏执的形式主义的旁枝(媒体以及媒介的表达形式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我认为)。但这也许正是对Mcluhan理论的极端演示。

即便由于时代的局限,Mcluhan未曾亲见电子传播、网络信息世界空前的信息饱和重复,难辨头绪的状况。但这个时代恰恰忠实地反映着他短小精悍的总结:1)电磁电与生物电的一脉相承(只是发现早晚而已,都是大自然的造化);2)其工具性,这不仅仅是一个拟人或比喻,而是一种比喻性的拟人。

P213. 但我认为电影的内容和其本身的影响力的比较是一个失败的例子。首先电影本身不是媒介,而是依附于媒介的一种表达形式。由媒介创造,由媒介定义,由媒介扶植成长。(其本质是由人扶植成长。)实际上Mcluhan的失误之处在于:他搞混了他自己。他逆反了他自己的叙述。他的论证实际变成了“讯息即媒介”。这已经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角度、范畴与系统了。

将人的视线从这些实际的讯息引导媒体的真身上来(整体性),也许不仅仅是媒介?也许是一种试图让人们提升自我的特殊方式:暗示需要默默的努力,以此让人们注意自身,并最终所有人都共享知识的目标(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目标不应是物质的,而最终将是精神的。)

以整体存活下的伦理观点:从个体至整体的经由之路。

4.  媒体造成的刻板印象[当然,这是人类无法自抑的劣性,应是一种生物本能。]

如何造成:重复。冗余。信息过载的显性结果。

对俗语的一种读解:

“人往高处走”:表达方式的趋同(履行规范是一个获取认同的必经流程) [大众传媒的制高性]

“水往低处流”:传播级数的向下,向广,向深[大众传媒的方向性]

有趣的状态。 俯首(one source origin)/扩张(learning every source from every origin)

5.  阶段一:当一个人在阅读/审视一个观点时,不由自主地会帮助其寻找实证(反驳,较少)的理由(由其先验的好恶决定)——然而这种辅佐实在不辨其正误的状况之下。诚然,并无人可称谁正谁误,道个明白。不过对某些特定词汇的亲近感和求同的趋向性,导致下意识的观点的认同。借用一个词语赋予此过程名称:“完形”。

阶段二:“永恒的逃避者”现象。例:在取得了一个团体的认可和融入之后,或同意了某一种观点之后,有没有下意识地突然讨厌一切想要脱钩,离开?觉得,好讨厌我为什么变得和他们一样了。我要新鲜的生活。我要尝试不同的事物?[有时仅凭想象就能到达这样的效果。因为一切都已有先例这样的想法令人绝望。]我认为:对团体的抗拒心理来自于对趋同性的心理性厌恶。来源于自我特立的自我中心欲望,由人的自私视角决定。[George Herbert Mead(芝加哥学派)“自我”研究中的“主我”(I)与“客我”(me)可佐证此观点。]

6.  认知不协调或许是分裂(人格)的一条宿源。那么,作为普通人的我,应当update myself融合自我成为一个完整体还是干脆否认另一个絮絮叨叨的我的存在呢? “失聪现象”:不回应分裂人格或不回应对分裂存在的质疑和担忧之音。

It’s funny that theories make the types and make individuals feel no special.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也是理论或模型这个庞大概念本身理应沾沾自喜的伟大之处。

7.  传播学引论增补版P273.医生吸烟与其明了生癌的认知不协调例子is a bad example.

因,即便是negative的认知仍然可以选择去现实实施。因为客观规律和主观欲望(态度)并行不悖。(对)负面认知(人/事/物)也可以有正面态度。比如李彬自己曾举“喜欢坏人”的例子。不攻自破。

[另一方面,Schramm的源头则引用恰当。传播学概论P226,由此可见一种误读的可怕之处。]

8.  一个旁观者、初学者、半吊子,因对(听上去宏大伟奇的)理论倾注的(投入)情感生发出一种再读解——种种误读,及对理论基础一种下意识的佐证。[引7&5]

9.  想逃脱规律的人的状态是一种无所事事的焦灼。事实上仍可用术语概括。“让我发现一个尚未被命名的状态,并对此作出总结。”这是一个悖论。天大的佯谬。

10.        东西方媒体的本质不同么?中国媒体的市场化与传播理论中资本主义的暗藏实质,有一种twisted crossing?

11.        有关人的创造性。[对于生产的错误意见,我只要迎合]X. 音乐工业化is the saddest part for me.

12.        秩序对于学生的作用(it’s a MUST!): 比如“规定座位”“自己的座位”和“自习意识”之间的关系。

13.       传播学引论增补版P403. 难道说,此前的群众/人民都从未有过这种所谓的归属感与认同感么?那么此前那种“国破家亡”的心境从何而来?还是这本是人性一种?还是彼时政府已然洞悉其中奥妙?抑或只是误打误撞?

14.        传播学引论增补版P412 “嵌套的价值观”。

15.        自我预期1)好—>自我激励 2)坏—>self-disappoint

假定[关系]实现———————>我及我周围

cyberspace{生存环境} ——>青年的生存状态

有关传播的课题

based on 科幻[“赋予的”地位]:科学史与艺术史及至人类思想史的结合

我的目的 step1)科普:避免分化的两极;2)建立科幻专业频道(专业相关,并且是科学传播的进阶,此既为目的,又是实现最终目的的方式与途径之一);3)live long and prosper

可能天才并非由教育而来。他们可能并非人类。但是教育显然能够提升人的智力。

我想做的不是去研究某一个传播方式或分析某一个案例或整合出一个新的模型。不,我不想仅仅当一个旁观者。我要亲力亲为。我要以此为手段为方法为途径为契机,开始联合有共同指向的人做这样一件看似无意无穷的事情。

某一个社会让我看到我自身的懒惰。由己及人。我想到世上同我一般有着雄心壮志却疏于付出并实现他们的目标的人们。这是一种喧嚣的共性。

因为世间的复杂而想要简单生活,却妄图有着强大能力的梦,是永无法实现的。因为不动,则无法前进,则脑袋空空如也,则哗众取宠。

我所做的并不能造就一个乌托邦。我也无此godlike ability。But?I am just telling people the importance of deepen and broaden themselves.

对于半懂不懂的大多数,要么选择变成peak,要么自我感觉良好地生活在泥沼之中。

16.        操控人心的实验。

实验设计:成人版/青少年版/儿童版

传播学的提早学习对于儿童的一生的影响:成功/失败/自己的定义

具象实验:一年级儿童的对比实验[灌输与自悟] 课外活动:哲学课程

几个最开始的小问题:灌输几岁合宜?自悟几岁能抵达?天才与正常儿童之间的异同是何如?

其实是一种成人视角的回忆录。 教育(出天才)的某种可能性。[需要借助高科技吗?芯片?]

另一种实验方式:通过观察/调查/访谈/分析从孩童的视角来总结传播的模式。

[Oct, 2009]

声明:
1 一家之言,未经检验,视野狭窄,贻笑见谅。
2 所有言论均由自己总结而来,all right reserved to Pureza.

赛伯空间的空间延展:中国科幻频道存在的可行性分析

Intro

在开头之前,应该先看一看我的另一篇论文,这是一个简单的小系列,具备承上启下的关系。此外,我需要提前申明的是:像这样一个大的命题,现在的我其实是根本无法完成的。这一篇小文章,它大概仅仅可算是我将自己的最大爱好与潜在工作相结合的一个尝试。事实上我无法以旁观的角度分析,强烈的主观意愿很可能令我所视的角度与常人相异,但我宣誓所有的数据(现在尚未得到)、案例都是真实并客观的,这个基础上的分析将有利于我作出相对可信的结论。当然,我的阅读量还远远不够,不敢妄称全面地看待问题,姑且便大胆猜测、小心求证吧。

再与本课程努力地勾连,关系就是:科幻需要更大空间,科幻也可以提供更大空间。所谓赛伯空间(cyberspace),就是网络媒介。赛伯世界的空间延展,就是试图将原本基于网络、纸媒以及大银幕散乱流传的科幻完全而系统地搬到银屏之上。至于它的可行性,将在后面的章节中具体论述。

Chapter1 两个现实问题

讨论一个专业频道在中国存在的可能性?这也许需要一堆专家团在一起一本正经地论证许久。但是,科幻,这个在中国被长久忽视的主题,大概只有真正热爱它的人才可以亲近它的本质,并进而挖掘出它迷人的attraction。科幻的范畴实际很广,不仅仅是由冷冰冰的机械、赛伯空间的01数列、庞大的飞船和不可思议的特效组合而成——cyborg(人机一体)的人类本质(人性无疑是不灭的),赛伯朋克high tech背后的low life,对于全新疆域的渴望与对于本体孤独的逃离,以及,真实生活中充满奇思妙想的视效创作者,这些简单的一一对应实际是解答我曾经的、也是许多人对于科技困惑面纠结点的答案。

这就是:科技真的在吞噬人们的生活么?许多反乌托邦的科幻文学作品对于未来的预言几乎都充满了悲观主义色彩,并以此提出了人文主义式的忧虑,提倡回归自然和暗示体悟自我。但答案是,科技并非与自然相悖,生门死门,全由用者设定。另一个事实是,科幻中的存在远不止天体物理与未来,许多对于史前文明的读解也提出了更多有意思的可能性。而在我认知的范畴内,它就是一种人类用以探寻尽头的手段,无论是世界的终结还是人类的源头,以及对这手段的总结。自然,这几乎是当下无望的幻想了。我却希望更多的人对它产生兴趣,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张扬的、想象力和求知欲还没有被杀死的少年们。启蒙的知识应是天马行空的,更应是真确实在的。也许知识的圆圈这样环环相扣,终有一天我们会触及某一个释放更大智慧的点。

其二,存在的更现实问题是,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知识保有量的两极分化现象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当年患有机械恐惧症的家庭主妇们置换到今天也许会更无所适从,但是拜托——它们只是稍微聪明了一点的工具而已,将人类从蒙昧之中提升而出的,不正是这样伟大的创造力么?老实说我总是或者不必要地为此忧虑,可是现状偏生如是:所有的科学家也许都是有艺术天分的但未必所有的艺术家都懂数学物理。这意味着,在我们相关的领域,电视、艺术,现代人都难以创造出如达·芬奇之流的天才之作。因为他们对于世界的认知,是有失偏颇的。这也怪不得我们本身:知识的表象已然如此繁芜,面对它们的时候每一个人很容易犹豫、无所适从、浅尝辄止、最终退缩。但我总是不能停止考虑这些似乎无解的问题:我们能为之做些什么?

就任凭新科技凌驾于大众之上么(Matrix)?还是就随便那些排斥新事物的保守派抵御着无可抗拒的一切(噢我亲爱的自然主义者们)?对于科技的忧虑,致使许多科幻作品预言的未来无非这两种情状。而现实似乎正往那些不太美好的方向缓慢地准备着突变。每一个人必须心有警醒,而我们作为电视人的影响力意义正在于此——做一个科幻的专业频道吧!

如若存在,它需要一个精确的定位,一个详实的分类,一个凝练的提取。

但这里只是粗浅地表达观点,以及可能更大篇幅——我为什么会持有这样的观点;它的价值在哪里;它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力。几乎是有点文不对题了。但是思量许久,我必须首先忠于自己,否则随便穷举我脑袋之中那些没有根基的观点,便是昙花一现,该举步维艰了。最近睡觉很少,一躺下总是做梦,有时便会梦到中国科幻频道的临世。技术上,我不觉得美国的Syfy有多么强大,比我们厉害多少,我猜中国缺的,只是专业性的挖掘。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违背我认为人应当做全才的说法。只可惜的是,更大部分的人,就如同豆瓣一个小组的组名一样:我们什么都知道,一点儿……

Chapter2 中国科幻事业的总体现状——群众基础[待补充]

关于这一章,我必须很抱歉地说它太简陋了。需要的数据几乎没有现成的,这里涉及到我的方法论:1,制作了一个调查表,近期上线发放;2,同成都科幻世界杂志社联系中,如果成功,会得到几乎是三十年来的中国科幻读者的调查报告。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将得到一部分交叉的电视观众的资料并分析其喜好,还可以分析中国本土自产科幻类型剧的可能(好小说太多了!如何拍得好看?这是另外一个亟需探索的实践方向)。

[此段将在得到详实数据之后做具体分析(另,奎宁不曾允我.. 我极伤心T-T),以下附赠,其实有喧宾夺主之嫌。]

那么,科幻到底好看在哪里?

这里就涉及到它的定义和范畴。什么是科幻?基本,科幻是同时符合心理逻辑和物理逻辑的一类与超自然的技术(包括人体改造,而不涵盖魔法)相关的幻想作品的统称。也就是说,《星球大战》、《变形金刚》、《攻壳特工队》(日本动漫系列作品)和《得克萨斯实验室》(美国动画片)是科幻,但是《魔戒》、《纳尼亚传奇》、《狮子王》以及《Loveless》(日本动漫)是奇幻。《阴阳魔界》(The Twilight Zone, 1958-1964/1985-1989/2002-2003)作为幻想类美剧中特殊的一类——电视短剧(television anthology series),则是一个综合了奇幻、科幻、悬疑和恐怖故事的巨大杂糅。

之前提到《Matrix》。它是一个典型反乌托邦的赛伯朋克电影,当然你也可以归类其为动作片。它典型展示了科幻作品中悬疑、恐怖的元素。影片本身也显示出了技术的力量。Bullet Time!这样的特效制作已经在如今的幻想类作品中屡见不鲜。

《黑猫警长》(恐怖元素、科学知识元素),《大闹天宫》(奇幻元素),《美少女战士》(奇幻),《哈尔的移动城堡》(超级典型的蒸汽朋克!宫崎骏先生的作品其实大多是科幻奇幻的混合体),《奥特曼》(特摄剧,当之无愧的科幻巨作,后来还有美国学习它的《恐龙战队》,以及无数衍生的电影:比如最近的《20世纪少年》,这也是日本非常有影响力的动漫作品),《猫和老鼠》(奇幻元素),《人鱼传说》(不错看的中国奇幻连续剧,类似的还有某一版《聊斋》、《新白娘子传奇》、《封神榜》等,实际上中国功夫就是一种神秘诱人的东方文化),《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短片集》(电视短剧,科幻元素,还有大师的小说、电影),《博物馆惊魂夜》(搞笑冒险也是科幻片的一大看点),《暮光之城》(所有的吸血鬼都是奇幻挂的,但是发生在现代的《黑夜传说》还有科幻元素在内),《惊变28天》、《我是传奇》、《后天》(已经可以类型化为科幻恐怖片、科幻灾难片,而对这种反乌托邦的绝望想象,Susan Sontag已经在《对灾难的想象》中做了十分具体的因果模式建立,收录于其《反对阐释》文集)……当我提到这些非常著名的名字的时候,可能很多人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也是看科幻长大的呢。实际上,科幻频道就是这样一个对所有这些幻想作品的全集合。

不仅仅收集经典,还着意于创造。这是我美好的愿望。其实若我猜,喜欢看科幻的人(专业点叫受众)都很容易产生悲观绝望的情绪,但好在,看不到结果和真相,就一刻不肯放弃阵营。坚持等待和憧憬未来,我想,这是可以通过科幻频道传达给观者的潜移默化的情绪。

Chapter3 中国电视界科幻的生存情况——延展空间

中国其实是一个很特异的国家:拥有世界上最高精尖的技术,但是这些技术几乎都不能为大众真正地做些什么。日常生活中赖以需要的进步却十分迟缓,难与西方世界匹敌(当然已经在跟进了,中国做技术的强人即便在美国也占有相当的一席之地)。牵扯到个人喜好的方向,自然就是Sci-Fi。把喜好与专业相结合,就令人联想到科幻剧以及科幻频道。——用鲜见这个词来形容中国的科幻电视事业并不过分。

当然,这也和大众的审美情趣密切相关。《魔幻手机》?《天使在线》(传说中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电视剧)?我不想贯之以恶俗或指责它科学合理性上的硬伤。但有多少人看过?喜欢?或者听说过呢?很多年了,像《Matrix》那样的片子,现今的中国技术到底该能达标了,但是,却就是没有人能有更进一步的创造力。或者其实有,却没有人来认真做这样一件事情。这样说来,我有一点期待暑期档刘镇伟的《机器侠》。但我很担心自己只是被雷到。中国观众的心脏已经锻炼地够坚强,已经有一点“它就是这样那就这样吧”的惯性。这一点很不容乐观,中国的科幻千万不能沦落为中国男足。尚好,中国的科幻文学还是很星光灿烂的。令人欣慰。并且这些人:王晋康,刘慈欣,那多,何夕,夏笳,已然仙去的柳文扬……文学性与思想性并重,无疑对好的科幻剧(尤其是科幻电视短剧)剧本的征集提供了相当的支持。

我不想评论那些大家爱拍的历史剧。也许收视率确实高,并且我尊重历史并认为它的积淀带给中国以底蕴。但是抱歉,如果不看向未来,坐吃山空,无论是怎样厚重的基业早晚都会被淘汰。尤其是那些编剧怪异化妆奇特的古装奇幻电视剧——名字大抵忘了,总之印象中他们都是胡闹。特效虚假,情节跳脱。看过了就是好气又好笑。《春光灿烂猪八戒》、《东游记》已经是我接受的底线。

我认为,现今的中国,强烈呼唤科学的普及(原因如第一章所示)。而对于电视媒体,最迅速有效的方式就是科幻频道。除却科幻剧之外,还必须将《走进“伪”科学》从妖魔化的科学教育平和地转向严肃认真却又有趣好玩的信息传达。

我想科幻需要生存的空间。不能要求每一个人来接受它,毕竟科幻并不是新闻、生活或纯文艺(科幻当然是娱乐一种!只是它的背后通常无法脱离作者的世界观,或者更直白地说:政治立场),那些通常看电视人们下意识的选择。也许大家不会一下子习惯去观看一个科幻频道,但是某一个未来,这必然是大家的选择。

尤其是对我心目中的潜在受众,那些还在犹豫前进道路的年轻人们而言(我认识、知道很多孩子初中高中却完全觉得生活就是玩乐,这样的状态令人堪忧),也许像美国科幻频道Syfy的新广告语一样:Imagine Greater!不觉得这是一个可以让人寻求到生存意义的口号么?

Chapter4 中国科幻频道存在的可行性

这一章实质是简单设想了科幻频道的一个远景。类似于Syfy (which specializes in science fiction, fantasy, horror, and paranormal programming.) 中国的科幻频道是以一个各种幻想类影视作品为主体,兼备其他节目样式的专业频道。但它似乎又有中国特色综合频道的意味——新闻、音乐、访谈、晚会,它也都不应当缺失,仅仅是主题明确罢了。将令你如坠未来。

*受众定位:所有儿童以及少年

没有年龄限制的科幻迷

偶尔翻到这个频道就被画面勾引住的任何过客

*节目内容:1科幻短剧——引进经典[包括电影]

购买首映权[保护网络流通的版权问题]

中国自产[科幻文学的基础,年轻人对国外现有资源的学习将逐渐显露出意义]

2类似于《discovery》、央视《探索发现》的专业纪录片

3前沿——与中科院合作的可能。和NASA在民众中的推广比较,中国的科学家们似乎都显得高高在上,而要知道,美国的两大科幻年度盛事,星云奖Nebula Award与雨果奖Hugo Award,都与NASA有着强力的合作,或者不如说,NASA对于科幻的重视程度代表了他们对每一个可能性的尊重。并且,NASA自己的很多科学家正是科幻作者。相形之下,中国的银河奖由科幻世界杂志社举办,还是属于民间行为,在政府支持度上大概仍需要强力的争取吧!

4卡通——定位类日本、欧美的硬科幻卡通

中国自产的可能[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就很令人激赏,很喜欢他们协办的《数字娱乐技术CMG》杂志]

5体育类——基于本频道受众的广泛喜好,需要进行受众调查

6新闻——与前沿有交叉,但更多与生活相关,比如新数码产品的问世、相关活动的报道、科幻类电影电视剧的上映发行、以及新闻发布会等等

7奇幻——系列节目,专门介绍一些优质著作,以及其通常相关的历史[通常奇幻的背景都十分传奇,拍专题应该会很好看]

8理论——谈话类节目,与最顶尖的科学家的对话

9专访——类似于人物专题。目光将不会投向top的科学家,而可能更多关注少年发明家之类的未来之星

10音乐节目——与科幻契合的音乐类型,太空歌剧、摇滚、硬核,科幻作品的主题曲等。[比如Linkin Park为Transformer2所创作的主题曲。]

……

……

*节目来源:引进,自制

*推广方式:电视台、电台、纸媒广告、高校展台、小初高中生见面会[科幻娱乐化有利有弊]

*制播方式:与网络同步进行[回到了赛伯世界,在线直播。我猜科幻频道的网络用户会基本与电视受众持平,这一点需要得到调查表印证。]

*希望达到的目的:思维的延展,对群众的教化

*收入来源:有syfy做一个模板和参照,实际上所有在syfy做广告的客户都会来中国,因为中国的市场太巨大了。猜大部分应该都是数码产品广告。[促进数码产品的引进,促进全球化的升级。]

End 小总结

将散乱的想法总结一处并非易事。事实上,还有更多的os没有归纳齐整。尚不成熟的小文写下来,只是让我更想某一天有可能成为这样一个科幻频道的创始人,也许是之一。当然我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收录进来,比如很敏感现实的广电总局问题,比如这样的文化是不是能为大众所接受[其实大家都喜欢sci-fi,真的只是没有归类而已,我想。],比如这还只是我的空想以上全部类似自己撒的癔症根本还没有一个支持者[这一点我很不想承认,却不得不很艰难地接受。],还比如老师会不会接受会不会觉得不符合要求会不会要重写这样很严峻的问题……

我想我一旦把它当了真,面面俱到,就会思考至死。现在的情况是,我还缺少详实的数据来佐证自己。至此,这一篇半成品也不得不呈上了。但我一定会将其补充完整,交予老师。其实我倒是可以往细节了写,类似《科幻真人秀?!令人好奇的节目形态!》《空间的转换:如何将科幻拖进银屏》或具体阐述科幻频道与意识形态的关系以争取官方支持率之类,但若不先行综述概括全貌,总觉得无法更进一步挖掘细节,有点被乐给娱了的意思。而如果这个想法彻底被打击了……这是后话。

科幻工作者的心地都很坚强。

我想看到的,不过是未来的一种可能性罢了。

[June, 2009]

精神时代:赛伯朋克——一种现代媒介的远景视角

摘要:本文将赛伯朋克的概念正式引入现代媒介的研究之中,并讨论这种移植的社会学意义,继而探寻其提供的远景视角最终能够实现的现实环境运作范式(在另一篇论文中有十分具体的讨论)。意即,笔者并不将网络视为媒介的一种而存在,而应是一种超越现代媒介——或狭隘地说——电视传媒业的思维方式。事实上,赛伯朋克作为未来人类某种生存状态的预言与总结,也昭示了媒介与科技相对关系趋势的一种可能性:占有并反噬,涵括与延展。可以说,本文所夸张描述的未来主义只是发展的一种极端状态,但笔者仍试图借此跃迁过真实世界的层面,观察和研究现代媒介在生存常压下的细微转变。而不可忽视的是,现代媒介正在遭受来自赛伯世界的影响。总有一天,这种细碎延绵的折磨会变成全面而无处可退的侵袭。

关键词:赛伯朋克 媒介 科技 现实主义 未来主义

正文:
作为个人习惯的坚持,我无法选择将自身仅仅放任在现实世界中生存与观察;作为科技的忠实拥趸,我也无法选择将自己抽离于无处不在的电磁波与幻想的嗅觉;作为重视审视自我的个体,我更无法接受轻忽精神潜在的强大力量但尽量保持客观叙述。因之所有,我将跃迁至未来,从一个特别的角度,一种完全可能的可能性——Cyberpunk,经由步步为营的反演,推导出一系列造成极端结论的原因。是好是坏,现在尚不能论断。且交由时间验证之。

让我们从最基本的定义开始。这些概念已然面世大约已有30年。

1.赛伯系列语汇的概念、历史发展以及现实状态

1.1.概念

赛伯空间(Cyberspace)是哲学和计算机领域中的一个抽象概念,指在计算机以及计算机网络里的虚拟现实。赛伯空间一词是控制论(cybernetics)和空间(space)两个词的组合。Cyberspace是由居住在加拿大的科幻小说作家威廉·吉布森在1982年发表于Omni杂志的短篇小说《融化的铬合金》(Burning Chrome)中首次创造出来,并在后来的小说《神经漫游者》中被普及。

赛伯格(Cyborg,又译机械化人、改造人、生化人)是指一种混合了有机体与机械体的人类。通常这样做的目的是借由人工科技来增加或强化生物体的能力。英文Cyborg是cybernetic organism的结合,实际上表示了任何混合了有机体与无机体的生物,而不单只有人而已。

赛伯朋克(Cyberpunk,是cybernetics与punk的结合词),又称数字朋克、赛伯朋克、电脑叛客、网络叛客,是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题,小说中通常有社会秩序受破坏的情节。现在赛伯朋克的情节通常围绕黑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而展开,背景设在不远的将来的一个反乌托邦地球,而不是早期科幻(如太空歌剧)背景多在外太空。它的出现是对科幻小说一贯忽略信息技术的一种自我修正。赛伯朋克也衍生出相关的电影、音乐、时尚。

1.2.赛伯格经验

提出“人机一体”概念的主要人物,是目前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History of Consciousness学系任教的Donna J. Haraway。她在收录于Simians, Cyborg, and Women: The Reinvention of Nature一书的专文《人机体的宣言》(A Cyborg Manifesto)中,提到由于科技、社会想象与女性主义在20世纪的发展,社会现实已经与政治的建构、改变世界的科技、虚构的叙述相互交混,形成一种新的经验。这种经验存在于“事实”与“小说”的彼此交织中,人类的意识也在想象中与社会的多重压抑下,通过越来越精密的技术所发展出来的机器,以及有机生物与基因复制的有机体,将这些因子彼此交织所形成的想象予以再现,这就是Haraway所说的“人机一体”的经验。

由动物至机器,乃至于人文与自然的领域,我们都可以在许多电影中看到相关的“人机一体”的组合与叙事情节。在这样的Cyborg世界中,性别、时间与疆界的定义,都在既定的想象之外创造了新的可能性,也形成一种既断裂又彼此混淆、交织的身份集结。

Haraway认为,在20世纪末至21世纪之间,形成了一种“支配的知性系统”(information of domination),而有异于早期“阶级等第的支配系统”(hierarchical dominations)。Haraway同时认为在时间的过度和演进中,劳动力变成了机器劳动力,心灵转化成了人工智能,二次大战也变成了星球大战。她对20世纪中叶之前的传统支配观念与20世纪末叶之后新科技与新社会现实形成后的体系,做出明细的区别。

这样具象的两个例子:

“人机合一”的现实体验——简单却显而易见的事实,我们每个人几乎都是拥有三个以上usb接口工具的准赛伯朋克人。

在Dralion——一个加拿大的杂耍晚会中出现的:甲虫机械装置的转场、以及人体对于机械的自愿模拟(亦有专门类型的舞蹈)。

我将Haraway其新体系中对于媒体系统的有作用条目加了简单注集,摘录如下。

支配的信息系统

information of domination

Note
拟像

simulation

对Media的辅助技术,个体意识的觉醒,与再现(representation)相比,高阶的自我保护功能
科幻小说/后现代主义

science fiction/postmodernism

未来主义futurism是发端于20世纪的艺术思潮。最早出现于1907年,意大利作曲家弗鲁奇奥·布索尼的著作《新音乐审美概论》被看作未来主义的雏形。它实际上与我温和向上的基本观点有违背。但它的意义在于:未来主义对年轻、速度、力量和技术的偏爱在很多现代电影和其他文化模式中得以体现。马里内蒂至今仍有很多思想上的追随者,其“人体金属化”即Cyborg。而Cyberpunk就是在未来主义的影响下出现的。并且它的存在是让我们进行反向推演的基础。
表面/疆界

surface/boundary

Media的现状。浮浅与固守。
噪音

noise

媒体废话的全方位知觉暴力。
生物科技作为一种“文本的铭刻”

biology as inscription

基因作为遗传文本的可能发展。影像的刻骨留存。
电子通讯学

communications engineering

为电视、网络媒体的扩大统治与相互斗争提供疆域
次系统

subsystem

人员的工作场所(分工的细化),与被管理的自觉,与崩溃的隐患(所谓ideology)
最佳化

optimization

与完美(perfection)相比,体现了对可能性的认知程度。
过时/托夫勒《未来的冲击》

obsolescence/Alvin Toffler, Future Shock

迅速更新的时代,媒体人疲于奔命的时代,眼花缭乱的时代
生物工程学/劳动力的“人机控制学”ergonomics/cybernetics of labour 媒体运营系统
模块的建构

Modular construction

节目的基本制作意识
复制

Replication

现实状态。与再生产(reproduction)相比,这是流水线造就的千篇一律。

1.3.赛伯朋克的社会学延展

实际上,狭义的赛博朋克不过仅仅是一种文学体裁罢了。大多故事发生在网络上、数码空间中。现实和虚拟现实之间的界线很模糊。此流派经常使用人脑和电脑的直接连接。在赛博朋克的世界,人类生活每一个细节都受计算机网络控制的黑暗地带。庞大的跨国公司取代政府成为权力的中心。被孤立的局外人针对极权主义体系的战斗是科幻小说常见的主题。在传统的科幻小说中,这些体系井然有秩,受国家控制;然而在赛博朋克中,作者展示出国家的公司王国(corporatocracy)的丑恶弱点, 以及对现实不抱幻想的人对强权发起的无休止的西绪弗恩之战(Sisyphean battle)。也就是说,赛伯朋克的本质High Tech, Low Life其实是一种反乌托邦的悲观主义情绪流露。

今天赛伯朋克已然成为一种隐喻出现,事实上中国的赛伯朋克小说并不成大气候,所以大体,这是西方世界的人们对于大公司企业、政府腐败及社会疏离现象的担忧。但阅读赛伯朋克无疑带给我们警示:社会依照如今的趋势将来很可能成为这样——大众资源被集权占有并必然有极力反噬的小群体出现,生活被涵括被藏污纳垢与科技的延展线上创造出的纯净之美。

先想象一下未来:一个两极分化的世界,精英的高质量的标准化生活与大众照常的庸庸碌碌,分化出了不同的职业,以及不同职业的不同层次(只不过是现实状态的进一步夸张,至非常严重的地步)。

推广到媒体的特殊案例,则可以描绘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大事件发生了,很多不同的电视、网络、纸质媒体的一线工作人员纷纷出动,抢新闻。考虑到未来科技的发达程度,也许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所有的事情。但是,大事件很少发生,管理下每一个人的生活都如此平淡、相似,即便是记者也没有什么激情。日常都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许花边新闻会变得比现在更令人热衷。对于选择阅读文本的受众而言,一般导致的结果,清者更清,浊者更浊。分化更加严重。

甚至有可能,未来,人们将习惯被选定的节目,被赋予的身份。系统将做得不留痕迹。Matrix就是一个这样标准的模型。

幸好,总是会有例外。

2.媒介文本与赛伯朋克

2.1.媒介文本中的赛伯朋克元素

2.1.1广播

涉猎不多,最著名的例子是《火星人入侵地球》。其引发大恐慌的结果直接导致一项法令的颁布:不允许在播报新闻时播送幻想类视觉听觉作品。

2.1.2书籍

赛博朋克作者试图从侦探小说、黑色电影和后现代主义中汲取元素,描绘20世纪最后20年数码化社会不为人知的一面。赛博朋克的反乌托邦世界,被认为是20世界中叶大部分人所设想的乌托邦未来的对立面。

布鲁斯·斯特灵(Bruce Sterling)这样总结赛博朋克的特质:待人如待鼠,所有对鼠的措施都可以同等地施加给人。闭上眼拒绝思考并不能使这个惨不忍睹的画面消失。这就是赛博朋克。

威廉·吉布森由于他的小说《神经浪游者》(1984年)而通常被人们与赛博朋克联系起来。他注重风格、角色成长以及传统科幻小说的氛围,《神经浪游者》曾被授予雨果奖及星云奖。根据术语档案(Jargon File),吉布森对计算机和当今黑客文化认识不深,使他对计算机和黑客在将来的角色有着特别的推测,而这种看法对黑客们来说天真的令人愤怒,却又令他们感到非常刺激。

雷蒙德·钱德勒(Raymond Chandler)因他荒凉的笔触、愤世嫉俗的世界观和残断的文字,强烈地影响了此流派的作者。赛博朋克的世界是一个反乌托邦的、黑色电影(film noir)的绝望世界。菲利普·蒂克(Philip K. Dick)对此流派也有很大影响。他的作品主题包括社会荒颓、人工智能、偏执狂以及现实及某种虚拟现实间模糊的界限。

2.1.3电影

黑客帝国Matrix,变形金刚Transformer

2.1.4电视

美国Syfy频道。其余频道也有诸多美剧生产。如CBS的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值得注意的是,TBBT并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赛伯朋克,它应该只是一个将高智商当作游戏玩耍并呈现其与常人的特异之处和与人交往的某种令人发笑的交错性的好玩电视剧。

而中国在电视领域的科幻作品几乎是一片空白。TBBT恰恰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可能的范例:如何做到符合审查制度?最初从绝望中寻找希望的赛伯朋克,如今也有通往小清新一途的分支。

至于刚刚提及的Sci-Fi Channel,我想它的存在对于空间思维以及思维空间的延展毫无疑问大有裨益,其可行性十分值得探讨。

2.2.赛伯朋克视角里的媒介系统

2.2.1预言

科技促进维度的增高。第四次科技革命正在酝酿。

2.2.2联合

生活的技术化与技术的生活化:数码产品的快速更新,以及电视与技术本身的交织性。

2.2.3全球化——地球村——超级大脑

这个联觉是从赛伯世界扩大而没有边际的范围生发出来的。《世界是平的》。

3.应用层面

我爱自然、我爱机械。这两者似乎极其矛盾——无论人类进化的确切历史中,或现代学者反思的观念里,两者都处于此消彼长的关系。但是,融合,我说这必须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人体机能的脆弱让人寻求自然的慰藉,而机械与科技则让人类的集体智能进行飞跃。此间自然也有弊端:不可避免的智力分化甚至退化、大多数人无法感知未来而感到的迷茫与厌世。——事实上,没有人知道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怎样去做,才能抵达下一个层次。但是如前文所述,一个科幻频道的设立也许真的是当务之急(可行性分析于另一篇小文)。而对于我们电视人而言,拥有这样直接强大的影响力,幸或不幸耶?

[June,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