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幻想家’ Tag

寅虎贺年卡

除夕夜。

嗶剝作響的天空噴濺者各種顏色的藥劑。張揚的觸手在重力的作用下迅速萎頓。熄滅成一朵假想的流星雨。

這樣的描寫有一些負面的味道。但其實只是心情的某個側影。並非全貌。

事實是:花了一兩個小時做完的一張超級簡單的賀卡以及更久時間的群發工作讓我有點眼神靡麗。

剛剛抬頭的時候,7:47pm。

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個非常快速移動者地小點。橘色燈光一盞。

我目測20公分的距離用了至多15秒。而它似乎應當在三萬英尺的高空。

沒有估算大概的時速,想來不低。會不會是ufo⋯⋯ 啊啊!

小的時候躺在床上胡思亂想的時候永遠只睡涇渭分明的半邊。

因為另半邊是留給隕石墜落這樣驚險又好玩的事件發生的。

哈哈傻丫頭一只。

還想過怎樣說通那樣滾燙的熱度為甚麼沒有灼傷我這樣很有現實意義的問題。

总之我先去吃饭了。我要看春晚^^

希望。以後每一個除夕,我都和爸爸媽媽三個人一起過。永遠這樣。一定一定。

送給大家的E-card。愛你們。

幻想一枚幻想家的果「1」

总有人抑不住自己好奇的心情。
总有人。
我知道的。
所以这一次突发奇想,
对着一群陌生人就换一个名号。
昵称么。信手拈来。
反正一期一会。大约缘浅。
是baidugoogle也人肉不到的……
巧合。

我承认这是巧合。
但也许不。
而奇怪的名字就如同所有你于荒疆旅行打马路过的村落一样。
稀有而寂寞。
你也许当初会说:哇噢……我好喜欢。
眼冒心光,笑声甜腻。
在短暂的时间内从里到外将此处摸索透彻。
然后转过身,
便兴高采烈地投进下一朵更特别的风景。
——我又不是加工xx的工厂。
也不是急于兜售自己的零九年失业少年。
拜托……
更加不是小姐你YY+骚扰的对象。
我还不着急上路。
就打算守着离奇小镇观看路人甲乙丙丁etc.的故事。
如果有好玩的,就记下……
没有……就耐心地等他离开。

对这一群人的观感。
本来也没差的。
挂了莫名昵称游来荡去的孤魂。
躲在网路背后挂出来p到s相册的自恋者。
——把代号融进自我的准AI。
他们很容易这样制式。
他们就是这样程序。
但自以与众不同……是他们的特征。
拜托……
大家都有通过图灵测试的本钱好不好。
虽然我很常觉得,
对话没营养到一定境界。
但到底掺和进来了。
就随遇而安。
反正是对谈么。

我最擅长了。

– to be continued.

睡子时是一个梦想,它的样子像遥不可及的一朵云

1
铅笔的形状是四角的。
黑色裹漆的皮肤。
昏暗木质的纹理。
沿着年轮一圈一圈剥蚀而去的时候。
它静滞着从不叹息。
跌到地上断裂成残障人士的时候。
它也没有力气哭泣。
最后只余细细短短不盈一握一株尾巴。
它称自己作菁华。

2
我突然明白了结束的意义。
它来的时候是一种不容置疑的坚持。被毙
所有的眷恋在此时不留一分地死去。

你是一个顿号。
昵称。

3
我记得(1)

他教会了我抽烟的正确方式。
嫌呛的话,
嗖地吸一小口,
像倒抽口凉气一样的嗖,
长长地hold住,
等它转过五脏六腑的时间,
余烟淡薄地跑出来。
就对了。

用这样的方式我一下子就晕眩了。
脑袋和眼睛。
身体绵软。
高潮余韵的味道。
顿时觉得自己会上瘾。

然而也不见得。
欲言又止。

现在我的烟缸是一个竹制的小酒杯。
把烟头丢在里面怎么也熄不了。
像燃烧着的麦秸。
初夏的夜晚熏扰出第一声虫鸣的。
于是就有自习室的姑娘冲我翻白眼。
但幸好今晚造型委实流氓地无人愿意近身。
哈哈我继续看书。

啊顺便谢谢你不惊骇。

4
我在想什么时候这颗竹节会被烧穿。
也许不会。

但终于,我有些东西打算留在身边一辈子了。
而我曾经几乎从不关心任何可能会变成“永恒”的现实。

看穿了幻想家不是个有多善意的职业。

我真的良善么?
你相信我么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