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愉里哀’ Tag

一篇完全不知所云的草稿。

23
真糟糕。

像所有的纠结一样,
在掏心掏肺和彻底隔膜之间,
从没有缓冲带,
可以卫护随时都会奔涌而出的眼泪。

想让你不难过
却总是办错事
以这样的方式生产出的沮丧
我曾以为
会在巨大的怀抱里被彻底稀释
如从未存在。

因为想着从前——
如果用推己及人的方式来讲:
一旦对他者有意见,
那么到处就是破绽,
捉襟见肘,
看在心里是又好笑又厌倦。
只等积累足了悲剧的重量,
就拍拍屁股离开这个早已失衡的跷跷板。
既然原先对他者低落情绪的所有怜惜,
都被咀嚼吞咽,
一滴不剩。

我对自己没什么信心了。

生活比想象中艰难。

胃疼原来并不是急性的。

一个人活着一定不会死掉。

手欠的人活该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