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日记’ Tag

J, Laugh @ me pls.

10.
生活的样貌。
如果是这样的困倦。
倒是永远不能easy起来的。

11.
这个文档。未被打开总有一旬。

12.
我想之所以这段时间,絮叨得以消停片刻,
应该是那个Awkward Inner的自我,
在相对膨胀裹缚的时间胶囊中暂时隐却的结果。

但恐惧重又袭来。
在我凝滞的指尖蠢蠢蠕动、呼之欲出。
它的力量超越了妄自尊大的人格。
压倒性地碾压着我越发翕动缺氧的心。

好像是一株生长过速的植物。
阳光就在掩映了充满欲望的面庞的厚塞云层之后。
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的橙色粒子已经稀疏地环绕四周。
但在触及的一刻却惊讶地发现:
维护养分输送的根系绵软得如同一锅炖了整晚的面汤。
微薄的,伶仃地,
颤颤巍巍。

却不能倒下。
却不敢倒下。

同没有支撑前行的力量比起来,
好像丧失失败的勇气,
应该是更值得庆幸的客观条件。
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委屈。

同巨大的成功比起来,
似乎可以随意地颠覆与重来,
更是任性的孩子想要去实现的故事。
这是一个肥胖的国王踌躇满志。
在自己贫瘠的小国中为所欲为。
的意象描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3.
我没有办法思考。
这几天。
于是我放弃了转弯抹角的暗示和象征。
也打算放弃所有的形容词。
只保留自觉必须的状语。

这样说话。

有人会说,直抒胸臆意味着懒惰。
好吧其实这是我的观点。
我是热爱编码和解码的人。
同时无法逃离错译铺天盖地笼罩的概率。

既然直抒胸臆也根本无法逃脱被误读的可能。
并且是巨大的可能。
那么它确乎是懒惰的。
无经思考。
随机排列。
词汇可能在一刻穷极。
而语塞。
而破口。
又再因或者不当的失言反正懊恼而平静。

谎话精精于此道。
但Liar和Faker的差别依然是明显的。
一个编造。一个伪饰。
真实度自有高下之别。

然而这些统统与让我丧失思考的原因无关。
如果我可以将此成言。
I would have been back.

14.
生理期是一个很好的,阐释低落的理由。
但这无法成为我抗拒完成任务的excuse。
而重点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
如同一尊锈结的3PO,智能自循环体系尚完好无损,
只是寸步不能。

15.
我知道自己还没有提及的问题。
我知道这世上有一个我想他切近却从未约定再见的人。
我知道他在又感觉不到他在。

这滋味并不好。

辩驳苍白和恒久地,
让我自行遗弃了这样的尝试。
直抒胸臆或者修饰无碍的词句。
统统理应归于寂寞。

我在这一周除了他什么都不再思念。
这于我,
意味着当他离开的时候,
我需要的时间会更久。

Eternity这样的梦想,
我似乎从来不敢奢望它会是真的。

你说得对。
我原本就预设了离别的场景。
只是现在,
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再痛殴我。

别傻了孩子你们已经足够深入彼此。
上帝啊……!
你爱上他了。

我可不可以再鼓起勇气,
满怀希冀地问你,
那么你呢?
This is something I must figure out in a hurry.

16.
I need to find a way out.
Release from all my sadness.
Suppose u like me like a happy girl.
Right?

Advertisements

Lady JarJar 庆三八100Anniversary

Avatar Me.

三八节。

影博。一排。3座。

友人赠票陪看。

飨足乐事。

卡梅隆先生这天输了。输给了前妻。

鸟大也不一定是boss。

毕竟人家是拆蛋的。

好吧。这不是我的原创。

但是很有意思。

最近在猥琐的边缘越发感到亲切。

我果然是个爱当烂人的烂人。

昨天跟爸爸通话。

知道分数后的第一次。

他什么都没说,我也是。

但他比任何人都要失望。

是的。

比任何人都。

我再无从可说的。

既然都已丧失,

那么何尝不是一个新的契机,

去赢得全世界。

倒时差今日照旧失败……我想拾掇拾掇去寻块豆腐了。

7.
一个失眠的人的痛楚不是来源于无法入睡这件简单的小事。
而是紧随其后的无休无止的狂想。
超市夜未眠里那个n十天没睡还没挂的两眼无神的家伙的主题是姑娘。
我的主题也是。
既然我自己就是那个生理学意义上的姑娘。

陪我三年宜家二十九块钱的小绿灯和十九块九的节能灯泡颜色昏黄。
被烟灰和小飞虫尸体污浊了纯色的Macbook依旧闪闪发亮。
左脚踝迟迟不愈泛着血点的紫色瘀青。
和让我厌倦吃饭却无法不咀嚼到,口腔左边生长出来小朵息壤的花。
那只剥蚀了带子被我拿出来练习记时的滴答不停的狮子手表。

唤出了影子。

墙壁上映影着巨大的影子。
晾在对面床铺的栏杆上。
Tee像依稀的鬼画符。
右前方传来熟睡的规律鼾声。
不得不羡慕却无法复刻的经历。

垂钓在桌边的耳机是意志的摇滚乐。
或者安静的歌谣?
镜子里面再一次被即兴表演弄哭了的自己。

就是这样的夜晚。

我思考爱情。
无非是它的扯淡和生活必需品的与否。
我思考疯狂。
就表演疯狂给自己看然后被自己拙劣的揣摩逗得无声大笑。
[我没忘记这是他妈的子时和中蓝!]
我思考考试。
无意义也有意义只是意义的范畴有所不同所以争论这件事本身才是傻逼。
所以我思考当下。
突然想做的许多许多事情是不是都有必要和余暇。
[比如:亲手做一把陪伴我一生的椅子!操!我还真画了图纸。]
然后我思考沮丧。
很显然我不适合做一个领导者因为我太容易沮丧。
前一秒还在兴奋后一秒就被漫漫的时间淹没在惰性的海洋里晒太阳。
突然我思考小腿。
因为我低头看到了它横肉四溢。
于是我赶紧把睡裤拉下来好好地遮住它。
于是我思考锻炼。
我曾经尝试过每天跑四圈南操但是也许只坚持了不到一周。
我并不健康。身体。
我继续思考明天。
倒计时3了……Goddess!倒计时3了!
也许我需要神迹。也许我什么都不需要。
我思考着我能做些什么。
那些漂浮的移动城堡能否坚实地带我上路。
取决于我自己搭建的小型飞行器够不够跨越这一段距离。
说近不近。
说远不远。

其实我耽惧一事无成。
真的。

所以他妈的Awkward Inner对我的意义就是昭示了我的存在就是个twisted到极致的纠结人儿。

昏昏沉沉。昏昏沉沉。昏昏沉沉。
的凌晨1:42. Jan.6,2010

咳!就当自己还是那个心想事成的娃。
就这么喜乐迎上吧。

2004.Nov.21 胡言 [@高三上]

期中考试昨天刚过,好像还没缓过神儿来我又喘起来了。越来越透不过气了,我想,我已经濒临底线。

崩溃的底线。

物理考了一个让所有的其他人看了之后扼腕叹息装出一副同情的样子来安慰我其实估计心里已经乐翻天笑都要笑死了的分数。38。真的是很三八。我看了卷子先一愣再爆笑。然后跟同桌说:我的历史新低出现了。再然后我跟发了疯似的,不受自己控制地到处宣扬我的烂成绩。然后继续大笑不止。

其实心里面在滴血。我听得见。很缓慢的滴答一声,可以让我的心抽搐半天。我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感觉冷。而且冷得很不一般。

眼泪就这么突然流出来了。我很艰难地控制着自己的鼻息和声带,不让它们发出令我难堪和讨厌的悲伤的呜咽。而之前我和同桌笑着说接下来我要哭了。我酝酿着。你别安慰我。

——其实她考得不坏。不过她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看到我哭她有点不知所措。一般人看到其他人哭多少都会有点不知所措的。她小心地说同桌你别哭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我无力地朝她摆摆手。真的是很无力。我浑身都好像被狠狠揍过那样。连痛都没得感觉了。

也好,也好。

我一边哭一边心里想,我要恶补物理了。可是,我是真的,好累啊。

2010.Jan.1 云子,云子

今天没有什么特别的。[注:今天是1月1号。因为还没有睡觉呀~]

失眠到6点半A.M. 一直翻来覆去的是前一日(Dec.31)B-monkey[科学圈圈坐]给我们做的项目管理基础培训上篇。有了一个简单而平淡的小计划。预备寒假实施:)。需要拉拢锦子妹妹、龙哥哥、健弟弟⋯⋯燕子姐姐有女待育暂不考虑。计划未成型不公布。考试完记得成文就好><。培训下篇2日10A.M待续[于是我还没睡着⋯⋯]。有有关据说为MBA经典案例的疑惑无法自解,明日询问。

中午起床。温书。发呆。收到了Frank从Berlin发来的贺年短信,想起还没有回应他上封mail里有关MSN签名档之“F*ck 他妈噤声的贵国”的担忧,很为自己拖沓的习惯向牵挂人士们抱歉。但这个句子还是要好好翻译一下语意才行的,还要顺带解释复杂的中国社会现状,以示我并非一时气愤口出恶言。用非母语转述思想是一件麻烦的事,多好玩的朋友也需谨慎。[借口啊借口><]于是心血来潮给panda姐姐打了电话相互告知Frank的问候,数月失联,对话极开心,约好我考试结束后去燕莎逛街吃C座楼顶的双皮奶。那里的双皮奶其实并不很赞,但是听到panda欢快的声音心情就开了花一般摇来荡去。好像她检测的高速列车奔驰在神州大地一般的况且况且况且⋯⋯

晚上应邀扮妆,当了一回列席媒体,收了瘦瘦的一封红包,蹭了一出怀疑严重早产的音乐剧。其间过于困倦不幸睡着。然而出于对国产音乐剧的支持和好奇,仍是坚持看完大部。从选材到立意到包装到实况,并非乏善可陈,赶工的粗糙痕迹却是太过明显。女主角的声音状态与其说不稳定,倒不如说是缺乏自控。嚣叫。走音。断续的气息流。除了灯光没合好,音乐大部分口水而复制痕迹明显之外,此女是最大败笔。直接导致现场我在围脖写下新年愿望一条——“致中国:敢说艺术创作的人们啊…都把自己磨练得再好些吧。天生无能请转行。想法新奇无法弥补硬件短板。我火星了>< orz… orz…….”

结束了跟07的师妹们一路回来。聊到一些新奇的人事。似也没有回忆的必要,于是不再一一穷举。就是闲谈。闲谈罢了。

然后拉17去吃了麦田门口的麻辣烫。我喜欢蔬菜^^ 唔⋯⋯ 还有热枣茶也蛮不错。现在想来好像又饿了⋯⋯

总之我决定虎头蛇尾了。然而还是说明一下今天标题提及的”云子”:

解释1:本名俞淳子,由如城方言快速唤来极音似。

解释2:雲子[维基百科]是中國雲南特產的圍棋棋子,雲子歷史上也有「雲扁」或「雲窯子」的稱呼。雲子質地細膩玉潤,色澤晶瑩柔和。堅而不脆,沉而不滑。黑白雲子各有特點:白子溫潤如玉,柔而不透,微有淡黃或翠綠之色;黑子「仰視若碧玉,俯視若點漆」,漆黑潤澤,對光查看則呈半透明狀,棋子周邊有一種的碧綠或寶藍色光彩。

解释3:<小情歌(Cloud.Song) 下载地址> 2007 by caca& chimneycrow :其实今天行文的真正目的,是附赠这一首安静的叮当的浅淡民谣啊⋯⋯

试听:Vodpod videos no longer available.

歌词:
我看见大片大片的云朵向东移
星星藏在云朵里
你就住在那那边
云朵云朵飘向你
云朵不说话呀
我也不说话
星星眨啊眨
lalalalala
我看见大片大片的云朵向东移
星星还在云朵里
你就住在那那边
云朵云朵飘向你
云朵不说话
我也不说话
星星眨啊眨
lalalalala
我看见大片大片的云朵向东移
星星还在云朵里
你就住在那那边
云朵云朵飘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