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独白’ Tag

一篇完全不知所云的草稿。

23
真糟糕。

像所有的纠结一样,
在掏心掏肺和彻底隔膜之间,
从没有缓冲带,
可以卫护随时都会奔涌而出的眼泪。

想让你不难过
却总是办错事
以这样的方式生产出的沮丧
我曾以为
会在巨大的怀抱里被彻底稀释
如从未存在。

因为想着从前——
如果用推己及人的方式来讲:
一旦对他者有意见,
那么到处就是破绽,
捉襟见肘,
看在心里是又好笑又厌倦。
只等积累足了悲剧的重量,
就拍拍屁股离开这个早已失衡的跷跷板。
既然原先对他者低落情绪的所有怜惜,
都被咀嚼吞咽,
一滴不剩。

我对自己没什么信心了。

生活比想象中艰难。

胃疼原来并不是急性的。

一个人活着一定不会死掉。

手欠的人活该憋屈。

J, Laugh @ me pls.

10.
生活的样貌。
如果是这样的困倦。
倒是永远不能easy起来的。

11.
这个文档。未被打开总有一旬。

12.
我想之所以这段时间,絮叨得以消停片刻,
应该是那个Awkward Inner的自我,
在相对膨胀裹缚的时间胶囊中暂时隐却的结果。

但恐惧重又袭来。
在我凝滞的指尖蠢蠢蠕动、呼之欲出。
它的力量超越了妄自尊大的人格。
压倒性地碾压着我越发翕动缺氧的心。

好像是一株生长过速的植物。
阳光就在掩映了充满欲望的面庞的厚塞云层之后。
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的橙色粒子已经稀疏地环绕四周。
但在触及的一刻却惊讶地发现:
维护养分输送的根系绵软得如同一锅炖了整晚的面汤。
微薄的,伶仃地,
颤颤巍巍。

却不能倒下。
却不敢倒下。

同没有支撑前行的力量比起来,
好像丧失失败的勇气,
应该是更值得庆幸的客观条件。
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委屈。

同巨大的成功比起来,
似乎可以随意地颠覆与重来,
更是任性的孩子想要去实现的故事。
这是一个肥胖的国王踌躇满志。
在自己贫瘠的小国中为所欲为。
的意象描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3.
我没有办法思考。
这几天。
于是我放弃了转弯抹角的暗示和象征。
也打算放弃所有的形容词。
只保留自觉必须的状语。

这样说话。

有人会说,直抒胸臆意味着懒惰。
好吧其实这是我的观点。
我是热爱编码和解码的人。
同时无法逃离错译铺天盖地笼罩的概率。

既然直抒胸臆也根本无法逃脱被误读的可能。
并且是巨大的可能。
那么它确乎是懒惰的。
无经思考。
随机排列。
词汇可能在一刻穷极。
而语塞。
而破口。
又再因或者不当的失言反正懊恼而平静。

谎话精精于此道。
但Liar和Faker的差别依然是明显的。
一个编造。一个伪饰。
真实度自有高下之别。

然而这些统统与让我丧失思考的原因无关。
如果我可以将此成言。
I would have been back.

14.
生理期是一个很好的,阐释低落的理由。
但这无法成为我抗拒完成任务的excuse。
而重点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
如同一尊锈结的3PO,智能自循环体系尚完好无损,
只是寸步不能。

15.
我知道自己还没有提及的问题。
我知道这世上有一个我想他切近却从未约定再见的人。
我知道他在又感觉不到他在。

这滋味并不好。

辩驳苍白和恒久地,
让我自行遗弃了这样的尝试。
直抒胸臆或者修饰无碍的词句。
统统理应归于寂寞。

我在这一周除了他什么都不再思念。
这于我,
意味着当他离开的时候,
我需要的时间会更久。

Eternity这样的梦想,
我似乎从来不敢奢望它会是真的。

你说得对。
我原本就预设了离别的场景。
只是现在,
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再痛殴我。

别傻了孩子你们已经足够深入彼此。
上帝啊……!
你爱上他了。

我可不可以再鼓起勇气,
满怀希冀地问你,
那么你呢?
This is something I must figure out in a hurry.

16.
I need to find a way out.
Release from all my sadness.
Suppose u like me like a happy girl.
Right?

@home,If-Town.

9.

本来是昨天就要来絮叨的,终于回家了呢,却不知道想说些什么。双手暴露在空气中微微地僵,有伸展不开冰凉入骨的刺痛感。电脑和手机都很亮堂堂地闪着光,却镇日里不声不响。失却了昭告天下的性子,就只淡淡地散漫念头。触及那些心中慌乱无措不明自我的恐惧,统统当是可以丢开的庸人自扰。不是么。

是在担心赶不上什么呢?和朋友兴高采烈的谈天么。每天清晨最后的一缕好空气么。太过渺小见不得阔大么。还是声名。还是厚禄。不知觉又是一日度完,惊悚异常。却是不能脱离哂笑的自嘲者。

无法停止的可怕欲求么?安宁一刻反而心慌意乱了么?对中规中矩着的自己愤怒四起了么?恼火着的情绪来自于多么可笑的缘由呢。但知道,找不到特立表述方式的自己,宁可不言不语地…… 逃开的吧。甚至连表意都不肯完全,甚至连表意都无法圆满。那样组织无能的破碎感如同冰面抻裂的纹路,引入交流障碍的沉默。

这就是如城的冬天啊。似乎还只是开头。湿漉漉的,冷意沁人的夜色,望不见终境。懒惰地连手指都凝着。

这就是家了罢。却有些遥远的,不知道何时会留下。

所以记录是如此重要的事情,防止误读,和启发误读。

8.

Jan.5这是个神奇的凌晨。
连着看完了李献计历险记,Dorian Gray和[500]days of summer。
发现了它们之间神奇的kizuna。

——————-属于时间的分割线—————–

两周之后的现在,我打开这个闲扯的文档,短短三句记事让我回忆许久。
当时的我是怎样神经错乱精力亢奋焦虑潜藏。
思维是异常活跃如同jumper的存在于电波环绕的周遭。

在失眠的夜晚,热量散失得特别快。

幸好该记得的,潜意识里面都妥贴地存着。
所以就算是短暂的崩裂,
也细心留下以供回溯浅酌的擦痕。
像刚刚囫囵吞下的蔬菜饼干的味道。
凌晨两点一刻饥饿的胃囊怀着近乎感激的爱意接纳了那些牙齿匆匆研磨后的稀薄碎片。
混了速溶奶茶的俗甜。
空气里湿润的wishing well共振入耳蜗。
我需要的回忆氛围似是足够。

──每一次都不一样就好了。
这样贪心地想。
……所以才成为这样一个出尔反尔的人呐。
不是贬义词。

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点点的难过。

人性之中天然而无可救药的分裂。
[至少我认清了这不是独属于某只个体的特性。]
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和一个老问题:
了解所有成规之后是选择遵守还是打破。
就连live the way you like都会成为一个让我深觉困惑的建议。

扯远了。
我本应该直接阐释有关三者之间的kizuna。
自我轨迹的剖析却成为一种絮絮叨叨的习惯。
也算不得坏事一桩。

简而言之,
李献计历险记,Dorian.Gray同[500].Days.of.Summer都是在从男性视角看爱情。
方式别样。

李献计展现了自己孤独的后爱情时代。
一个男人纯然的赛博朋克式幻想与非典型性单恋。
在我看来,他几乎与那个叫做王倩的姑娘想法没有任何交集。
他不间断表达。不停止重复。
用固守自我来坚持逃避。
他以为时间是爱情变质的根本原因。
所以他努力去偷窃去利用去扭曲去复刻去同时间战斗。
在时间面前一切旁的敌人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他甚至逼自己患了差时症。
但扭转不了败局。
对于一个沉湎自我世界的人来说,这几乎是一定的。
他心知肚明地绝望着。
然后像每一个抵达了这一境地的人一样,
带着这样永恒的遗憾无可挽回地老去。
但好像能把美丽心灵的阳光凝成不褪颜色的弹性标本就已经是挺困难一事儿了。
咱知足吧成么哥们?

Dorian Gray在这三部片子之中比较隐晦地呈示爱情。
是自恋与他恋的又一次暧昧结合。
他恋又分异性恋和同性恋,没办法他作风比较混乱。
谁让人家生得漂亮。
我长成那样家底还殷实可供随意挥霍肉体的痛苦又都被掠夺至别处自然也只剩精神M一途可循。
也更没办法不爱自己。
别的小谋小杀就不值一提啦,都是些小娱小乐。
这个片子主要反映了初恋以及真爱对于一个人夸大其辞的影响力。
一个是创伤一个是拯救。
他者往往是自我升华的导火索。
是爱是爱还是爱。
这一点在现实之中倒是煞有其事。
但都不过是自我认知效果堆叠下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我不够美所以无法理解美人们自怜自爱的惶惑心情。
幻想出来的好像也不够诚恳。
于是就这样吧。

Handsome[没字幕真可怕]则明晰地经历了一次爱情的生老病死。
不同的是此片有女主角,Summer。
她告诉你为什么你和你喜欢着的姑娘之间存在的简单关系,
并不是能够容纳久长的平静与长久的忍耐的爱情。
哥们别自以为是啦,跟道林格雷似的。
烦。
时间不是决定性因素但它毋庸置疑是最完美可靠的试金石。
玩乐游戏搁边儿反省去。
姑娘心事别扭着呢。
有几个新女性敢指名道姓地要这要那我们就该鼓掌求欢去。
可惜姑娘这个属性注定了这是一群撒着谎却忧着愁的动物。
否则她身体里面属于男性思维的比例一定不小。
[此处没有讨论中性人。因为不存在。]
中立的姑娘等真的陷进去了再自我审视判断对错决定回应吧。
那什么……哥们也别自怨自艾了,跟李献计似的。
Summer喜欢王尔德着呢。
不然也遇不上她相公。
这说明姑娘多少喜欢花哨。
不管是外表的还是思想的。
兼具最妙。
还有所谓共同语言的重要性。
多实用一招式。
自个儿多练着些呗。
那谁谁谁怎么教导咱们来着?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就从了那概率吧。

倒时差今日照旧失败……我想拾掇拾掇去寻块豆腐了。

7.
一个失眠的人的痛楚不是来源于无法入睡这件简单的小事。
而是紧随其后的无休无止的狂想。
超市夜未眠里那个n十天没睡还没挂的两眼无神的家伙的主题是姑娘。
我的主题也是。
既然我自己就是那个生理学意义上的姑娘。

陪我三年宜家二十九块钱的小绿灯和十九块九的节能灯泡颜色昏黄。
被烟灰和小飞虫尸体污浊了纯色的Macbook依旧闪闪发亮。
左脚踝迟迟不愈泛着血点的紫色瘀青。
和让我厌倦吃饭却无法不咀嚼到,口腔左边生长出来小朵息壤的花。
那只剥蚀了带子被我拿出来练习记时的滴答不停的狮子手表。

唤出了影子。

墙壁上映影着巨大的影子。
晾在对面床铺的栏杆上。
Tee像依稀的鬼画符。
右前方传来熟睡的规律鼾声。
不得不羡慕却无法复刻的经历。

垂钓在桌边的耳机是意志的摇滚乐。
或者安静的歌谣?
镜子里面再一次被即兴表演弄哭了的自己。

就是这样的夜晚。

我思考爱情。
无非是它的扯淡和生活必需品的与否。
我思考疯狂。
就表演疯狂给自己看然后被自己拙劣的揣摩逗得无声大笑。
[我没忘记这是他妈的子时和中蓝!]
我思考考试。
无意义也有意义只是意义的范畴有所不同所以争论这件事本身才是傻逼。
所以我思考当下。
突然想做的许多许多事情是不是都有必要和余暇。
[比如:亲手做一把陪伴我一生的椅子!操!我还真画了图纸。]
然后我思考沮丧。
很显然我不适合做一个领导者因为我太容易沮丧。
前一秒还在兴奋后一秒就被漫漫的时间淹没在惰性的海洋里晒太阳。
突然我思考小腿。
因为我低头看到了它横肉四溢。
于是我赶紧把睡裤拉下来好好地遮住它。
于是我思考锻炼。
我曾经尝试过每天跑四圈南操但是也许只坚持了不到一周。
我并不健康。身体。
我继续思考明天。
倒计时3了……Goddess!倒计时3了!
也许我需要神迹。也许我什么都不需要。
我思考着我能做些什么。
那些漂浮的移动城堡能否坚实地带我上路。
取决于我自己搭建的小型飞行器够不够跨越这一段距离。
说近不近。
说远不远。

其实我耽惧一事无成。
真的。

所以他妈的Awkward Inner对我的意义就是昭示了我的存在就是个twisted到极致的纠结人儿。

昏昏沉沉。昏昏沉沉。昏昏沉沉。
的凌晨1:42. Jan.6,2010

咳!就当自己还是那个心想事成的娃。
就这么喜乐迎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