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解构’ Tag

憎恶、嫌弃(这样的段落不认真面对就不可谈及包容)

5
相信过的都死了。
被我推下悬崖或者它自己跳下去的。
逃出生天的意味。

还有些仍犹犹豫豫地等着。
等着姗姗来迟的死亡。
并诚恳地希望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但最终逃不脱的盖馆定论。
最终的名字:结局。
如果不是耻辱的哗变。
就是庄严的和平交接。

或者是悄然隐去?

我讨厌再讨论这样的话题。
却时不时地仍跳转回来。
想。想。想。

想着少年。
想着我。
想着未来。

我曾经听过一首叫做《未来》的demo。
其中写道:
“多想给你未来
以为不会失败
但你自己有答案
你有你要的未来
我们不会有结果
未来也只是分开
多无奈
多无奈
多无奈”。

写这首歌的人也许怀恋着一个姑娘。
也许怀恋着很多个。
但正因为怀恋过很多个他才能写出这样的词。
并且由于一种不甘,
试图逃脱命运却显而易见束缚其中的状态,
是当下游离着无所事事的我们,
最适宜最贴合最抵御的样子。

我讨厌这一段。
这一大段的所有文字和语气。
但我不丢掉它。
不丢掉它因为这是现在我以为世上最为无聊的问题,
且没有答案。

啊我发现了一个“永恒”。
但它不能令我感觉快乐。

6
突然发现自己作文“莫谈国事”好些时了。
先前因为年幼愤青而下笔万言的韶光一去不返。
后来便郁郁寡欢既然世界无从改观。
再后来将深度思考束之高阁莫名化身娱乐到死。
数不清那些躲在自己的微渺世界里数蚂蚁的日子,
一晃数年。

种了许多蘑菇。
在腐坏溃烂的植被之上。
沟回之间淤了散佚的孢子。
渐渐有杂生的种在秩序之中顽强地逃出生天。
镜像的世界被荒野覆盖。
安宁的假象被一夕破坏。

我从那个极冷极热的狭柞空间里挤将出来。
试图做很多人做过的事。
走很多人走过的路。
触及很多人意欲触及的边际。
成为无法用成败断定生存意义的人。

在这里我形成自己。
在这里我雕琢自己。
在这里我包容世界。

便如是简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