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manic-depression’ Tag

J, Laugh @ me pls.

10.
生活的样貌。
如果是这样的困倦。
倒是永远不能easy起来的。

11.
这个文档。未被打开总有一旬。

12.
我想之所以这段时间,絮叨得以消停片刻,
应该是那个Awkward Inner的自我,
在相对膨胀裹缚的时间胶囊中暂时隐却的结果。

但恐惧重又袭来。
在我凝滞的指尖蠢蠢蠕动、呼之欲出。
它的力量超越了妄自尊大的人格。
压倒性地碾压着我越发翕动缺氧的心。

好像是一株生长过速的植物。
阳光就在掩映了充满欲望的面庞的厚塞云层之后。
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的橙色粒子已经稀疏地环绕四周。
但在触及的一刻却惊讶地发现:
维护养分输送的根系绵软得如同一锅炖了整晚的面汤。
微薄的,伶仃地,
颤颤巍巍。

却不能倒下。
却不敢倒下。

同没有支撑前行的力量比起来,
好像丧失失败的勇气,
应该是更值得庆幸的客观条件。
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委屈。

同巨大的成功比起来,
似乎可以随意地颠覆与重来,
更是任性的孩子想要去实现的故事。
这是一个肥胖的国王踌躇满志。
在自己贫瘠的小国中为所欲为。
的意象描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3.
我没有办法思考。
这几天。
于是我放弃了转弯抹角的暗示和象征。
也打算放弃所有的形容词。
只保留自觉必须的状语。

这样说话。

有人会说,直抒胸臆意味着懒惰。
好吧其实这是我的观点。
我是热爱编码和解码的人。
同时无法逃离错译铺天盖地笼罩的概率。

既然直抒胸臆也根本无法逃脱被误读的可能。
并且是巨大的可能。
那么它确乎是懒惰的。
无经思考。
随机排列。
词汇可能在一刻穷极。
而语塞。
而破口。
又再因或者不当的失言反正懊恼而平静。

谎话精精于此道。
但Liar和Faker的差别依然是明显的。
一个编造。一个伪饰。
真实度自有高下之别。

然而这些统统与让我丧失思考的原因无关。
如果我可以将此成言。
I would have been back.

14.
生理期是一个很好的,阐释低落的理由。
但这无法成为我抗拒完成任务的excuse。
而重点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
如同一尊锈结的3PO,智能自循环体系尚完好无损,
只是寸步不能。

15.
我知道自己还没有提及的问题。
我知道这世上有一个我想他切近却从未约定再见的人。
我知道他在又感觉不到他在。

这滋味并不好。

辩驳苍白和恒久地,
让我自行遗弃了这样的尝试。
直抒胸臆或者修饰无碍的词句。
统统理应归于寂寞。

我在这一周除了他什么都不再思念。
这于我,
意味着当他离开的时候,
我需要的时间会更久。

Eternity这样的梦想,
我似乎从来不敢奢望它会是真的。

你说得对。
我原本就预设了离别的场景。
只是现在,
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再痛殴我。

别傻了孩子你们已经足够深入彼此。
上帝啊……!
你爱上他了。

我可不可以再鼓起勇气,
满怀希冀地问你,
那么你呢?
This is something I must figure out in a hurry.

16.
I need to find a way out.
Release from all my sadness.
Suppose u like me like a happy girl.
Right?

Peace.Killed.My.Love

<Peace.Killed.My.Love>

很久之前画的。这是一些没有来源的笔触。连名字都是刚刚取好,看着和平鸽和墓碑以及镌刻文字的突发情绪。

你知道有时你只需要去感觉。身份这样虚妄的存在会成为真相与视线之间的屏障。就像你看到夜空闪烁的星子以为它们就在那里,却其实光在经过大气层的时候早有折射,最精确的坐标数据与最直观的资料收集──当你发现自己都不可信的时候,抛却外在不是理所应当的做法么。

因之幻想自己作神也并非不是一种意识上的进步,却仍未脱离附加属性的拘囿。而感受,是只带着那些无法遗弃的自己上路。用平滑的天然肤质去体味恶意的炙热与淡然的寒凉。

然而可笑的是:思想是思想。生活是生活。我以为的真理从未在现实中上演,就像二维世界从来不理解“立体”的含意究竟如何。有关自我的讨论只是假想的视角对自己的俯视罢了。想到这里,我对天上的幻影笑了笑,打算出门吃饭去。

太阳系星辰系列:水星人

<Self-Twisted Fantast.>

这不是我画的第二个星星。只是刚好昨天花了几秒钟被iphoto的范例。其余大概由于光线问题、翻拍问题、色彩问题这个那个,不能保持它们自己的feel,就待心情好的时候再去处理了吧。

刚刚醒来。没有Wacom成我的内心有一股纯粹的忧愁。这种忧愁和当我身受中国网络迟缓且坚决的停摆而无能为力的难过是一种同源的情绪。它们来自于对自控无能对食言而肥对谎话累牍的直面的绝望。

我有这样一个负面的,阴郁的,病态的自己。虽然大部分时候我会像水星人一样表现好奇、单纯、无心机。

倒时差今日照旧失败……我想拾掇拾掇去寻块豆腐了。

7.
一个失眠的人的痛楚不是来源于无法入睡这件简单的小事。
而是紧随其后的无休无止的狂想。
超市夜未眠里那个n十天没睡还没挂的两眼无神的家伙的主题是姑娘。
我的主题也是。
既然我自己就是那个生理学意义上的姑娘。

陪我三年宜家二十九块钱的小绿灯和十九块九的节能灯泡颜色昏黄。
被烟灰和小飞虫尸体污浊了纯色的Macbook依旧闪闪发亮。
左脚踝迟迟不愈泛着血点的紫色瘀青。
和让我厌倦吃饭却无法不咀嚼到,口腔左边生长出来小朵息壤的花。
那只剥蚀了带子被我拿出来练习记时的滴答不停的狮子手表。

唤出了影子。

墙壁上映影着巨大的影子。
晾在对面床铺的栏杆上。
Tee像依稀的鬼画符。
右前方传来熟睡的规律鼾声。
不得不羡慕却无法复刻的经历。

垂钓在桌边的耳机是意志的摇滚乐。
或者安静的歌谣?
镜子里面再一次被即兴表演弄哭了的自己。

就是这样的夜晚。

我思考爱情。
无非是它的扯淡和生活必需品的与否。
我思考疯狂。
就表演疯狂给自己看然后被自己拙劣的揣摩逗得无声大笑。
[我没忘记这是他妈的子时和中蓝!]
我思考考试。
无意义也有意义只是意义的范畴有所不同所以争论这件事本身才是傻逼。
所以我思考当下。
突然想做的许多许多事情是不是都有必要和余暇。
[比如:亲手做一把陪伴我一生的椅子!操!我还真画了图纸。]
然后我思考沮丧。
很显然我不适合做一个领导者因为我太容易沮丧。
前一秒还在兴奋后一秒就被漫漫的时间淹没在惰性的海洋里晒太阳。
突然我思考小腿。
因为我低头看到了它横肉四溢。
于是我赶紧把睡裤拉下来好好地遮住它。
于是我思考锻炼。
我曾经尝试过每天跑四圈南操但是也许只坚持了不到一周。
我并不健康。身体。
我继续思考明天。
倒计时3了……Goddess!倒计时3了!
也许我需要神迹。也许我什么都不需要。
我思考着我能做些什么。
那些漂浮的移动城堡能否坚实地带我上路。
取决于我自己搭建的小型飞行器够不够跨越这一段距离。
说近不近。
说远不远。

其实我耽惧一事无成。
真的。

所以他妈的Awkward Inner对我的意义就是昭示了我的存在就是个twisted到极致的纠结人儿。

昏昏沉沉。昏昏沉沉。昏昏沉沉。
的凌晨1:42. Jan.6,2010

咳!就当自己还是那个心想事成的娃。
就这么喜乐迎上吧。